KUBOTOKI

不到万不得已不更新×

不是回坑哦……只是好久没画画复健也不知道画谁惹……
告诉一下因为最游记关注我的宝贝们,我已经出坑啦不要再关注我了😥😥真的很抱歉!!

没有回坑的想法【猝死】

我才不管我就要深夜爽图

\日他!!!!!/

久保ちゃ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p1的衣服是我的个人兴趣来着——画的时候脑子里一直盘旋砂之乐园

【Wild Adapter /久保時】Special day

^q^——!!

恆夏之年/ 貓印:


#Wild Adapter/疾暴執行部


#CP:久保田誠人 x時任稔


#TAG:四月一日賀文後續,建議先閱讀 /上班族AU





  結束今天的工作,他換下圍裙與制服,走向附近小公園的長椅,點起一根菸,仰頭注視著天邊染上橘紅的晚霞,直到公園裡的孩子們相互道再見,夜幕低垂,攜帶型煙灰缸已經積滿餘燼,他才會緩緩站起身,準備回到僅僅只是作為睡覺用途的住所。




   日復一日,在都市間移動,懷抱著無法填滿的空蕩內心。


  他曾想著這樣活著是否也是慢性自殺一種,會不會某天內心的空洞巨大到將他吞噬,待月台上即將進站的電車,平交道放下圍欄後的鐵道,交通號誌燈切換的那一刻,他會向前一步,向這世界揮別。




  --直到那一天前。




  下班後的久保田如往坐在小公園的長椅上,抽著菸望著螺旋狀的雲朵發呆,口袋裡的手機震動,當他看見來電顯示的名稱,揚起淺淺的微笑。




  「久保ちゃん ?」刻意壓低聲音的嗓音。




  「今天的晚餐,泡菜冷麵和中華涼麵,想要吃什麼?」明明沒有必要,他也不由地也跟著壓低嗓音,彷彿兩個人講秘密悄悄話。




  聽見晚餐關鍵字,電話那頭的人一時興奮忍不住揚起音量:「我想吃泡菜冷麵!啊還有我超喜歡你做的醃漬小黃瓜,夏天吃微辣的小菜超開胃......啊啊!課長!我在跟客戶講話!那個我待會就處理。」




  看來偷講私人電話被抓到,聆聽對方的興奮嗓音瞬間轉變為無奈:「好想吃泡菜冷麵喔,久保ちゃん,我今天還是會加班,看狀況可能會搭末班車,太晚的話不用等我。」




  久保田苦笑,適逢公司的旺季,對方已連續加班兩個星期,儘管每天都錯過晚餐時間,但仍嚷著可能今天就可以準時下班啊,鍥而不捨詢問晚餐菜單,因此兩人仍每天固定會打通電話或發訊息傳達今日晚餐的內容。




  「好的,會幫你留宵夜,工作加油喔。」




  不想害對方挨罵,他簡短回應後掛上電話。


  久保田站起身,捻熄了菸,伸伸懶腰,掰著手指細數到超市要採購的食材。




  冰箱裡的食材所剩不多,低脂牛奶也快見底,除了泡菜冷麵的食材之外還要買些其他物品。前些日子做的醃漬小黃瓜大受好評,沒想到那人居然當作下酒菜一次吃個精光,還記得他在滿頭大汗抵家時,嚷著想喝冰涼的綠豆湯。




  景物依舊,他仍在冷漠的都市裡來回移動,與匆忙的行人們錯身而過,


  日復一日的工作,生活沒有像樣的目標,活過一天又一天。




  久保田雙手提著超市的塑膠袋,站在月台上等待電車進站,跟隨著眾多下班族的腳步,走過換成綠燈的十字路口,共同等待平交道的警示音停止,望著黃色的柵欄緩緩拉起,緩步向前,一步又一步。






  電車進站的月台、拉下圍欄的平交道、亮起紅燈的交通號誌,


  一了百了的荒唐想法已如泡沫消散,


  那曾讓他駐足企圖結束無意義人生的每個轉角,都只是回家的路。




  回家,他只想要回到有那人在的家。








  久保田獨自吃完晚餐,結束例行性的家事,時針已指向九點鐘,他獨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放下翻閱多次的麻將博弈雜誌,關掉正在播放連環車禍的電視新聞,他皺起眉再次拿起手機查看,仍沒有任何新訊息。




  那人加班時總會利用空檔向他抱怨課長多煩人,報告寫不完或點名想吃的宵夜,但今日的手機卻安靜到異樣。


  平時盡量不擾對方工作為原則,但他終於忍不住發了訊息。






  21:30「課長應該一樣煩人吧,你們應該找天偷偷在他的咖啡加瀉藥。」




  沒有新訊息。




  22:00「我準備啤酒跟你喜歡的小菜喔。」




  沒有新訊息。




  22:20「工作進度還好嗎?該不會同事又推給你事情吧。」




  沒有新訊息。




  22:40「看到的話,回我一個訊息。」






  待久保田自己反應過來時,他已經拿著鑰匙衝出家門,邁開大步朝向車站奔去,氣喘吁吁站在月台前,即使被下車乘客投以異樣的眼光,他仍焦急張望尋找熟悉的臉龐,隨著一班班列車持續進站和離站,某種冰冷又刺痛的想法緊緊勒緊他的心。






  23:10「我正在車站,今天的醉漢有點多」




  沒有新訊息。




  23:20「你是搭末班車嗎? 」




  沒有新訊息。


  


  23:40「末班車剛過,你沒搭上嗎?你在哪裡?」




  沒有新訊息。








  當久保田午夜12點回到家,看見窗戶亮起的燈,正急忙要拿出鑰匙開門,屋內西裝畢挺的那人先衝出,正要匆匆出門找人的姿態。




  時任看見他出現,傻愣三秒後急問:「你去哪裡了?我回到家看見你不在,但時皮夾什麼都還留在家,只有鑰匙不在,你到底去哪了?」




  「哈、哈哈哈--」他忍不住彎身大笑,笑到流眼淚的程度。




  「喂,我超級擔心你耶,回到家看你不在,想說該不會你發生什麼事情了吧,結果你居然還笑。」時任似乎頗不爽,正想憤怒直斥,下一秒卻被拉進擁抱裡。




  「我第一次覺得這麼可怕。」久保田收緊了手,只有自己知道眼框微熱的理由。




  「怕什麼啊,久保ちゃん,我只是搭計程車回來,啊!我的手機該不會沒電了吧,糟糕晚上忘記充。」見他未放開手臂,時任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任由他繼續抱著。




  埋在對方的肩膀裡,因而悶悶的聲音:「......好怕這其實是一場夢,我根本不認識你,也從來沒有遇見過你。」




  僅僅只是兩個月,與他至今二十幾年的人生相比如此短暫。


  卻讓他再也想不起從前獨自一人時是如何生活,等待的時間從未如此漫長,也從未有過讓人心慌的焦躁感,因為一點小事而提心吊膽,甚至失去思考判斷。




  沉默許久,久保田感受到輕輕環抱上後背那笨拙又溫暖的手。




  「笨蛋久保ちゃん,我就好好在這裡,吶,閉起眼睛吧。」


  


  輕咳兩聲,傳來有些彆扭的生日快樂歌,他慢慢地張開眼睛,


  插著蠟燭的草莓鮮奶油蛋糕,巧克力片寫著「久保ちゃん生日快樂」




  燭光搖曳,捧著蛋糕的那人漾起笑:「抱歉吶,沒注意到手機沒電,我真的很害怕蛋糕店關門,下班就急著搭車去拿蛋糕,那個......雖然久保ちゃん似乎不太想提到過去,也已經過了12點了,但還是想好好慶祝,謝謝你平常的照顧,感謝久保ちゃん出生在這個世界,我才能夠遇見......晤!」




  趁著毫無防備的片刻,他突來伸手托住對方下巴,傾身覆下輕吻,強制打斷對話。


  否則那讓他炙熱不已的真摯言詞,將會讓他失去理智。






  「謝謝你的生日禮物。」久保田故意伸手輕抹過唇,燦爛一笑。




  「久保ちゃん !!」








  經過這般鬧騰過後,鬱悶的氛圍一掃而通,時任笑嘻嘻等他吹熄蠟燭,隨手將西裝外套隨手一扔,將冰箱裡的啤酒和下酒菜擺上桌。




  久保田伸手放在胸口的位置,那深黑不見底的空洞已消失無蹤,


  他望向邊說著今日公司發生的事情的時任,不時生氣又不時傻笑,像孩子般千變萬化的神情。


  --這個人,住進他的心底。


  於是空洞取而代之的是強而有力的鼓動,撲通撲通,隨著每次跳動,輸送溫熱屬於活著的實感。






  時任見他站在原地不動,笑招招手:「久保ちゃん,快點來吃蛋糕吧,這家蛋糕很好吃喔,剛剛差點忘記說,久保ちゃん 生日快樂。」




  說出口或許會被對方嘲笑,但他相信自己一定是與這人相遇後才出生。


  而對於他來這個世界後的第一個生日。




  久保田輕笑著重複:






  「生日快樂。」








20170824 AM0016




  久保田生日快樂!


  想想久保田的生日禮物,果然只有時任了吧(笑




  延續上一篇隨意的上班族AU設定。


  一個晚上腦熱寫完後各種不好意思,請原諒我XD


  總之祝久保田生日快樂啦。




  「和你相遇的時候才出生的」是來自官方廣播劇《七宗罪vol.5 懶惰》的台詞。大家趕快去聽WA廣播劇啊啊(煩,老師是神。

终于跳了坑……发现小英雄还不错看,摸几个鱼

大家头发都好难画,真的【躺】

///久保时ooc////台风//原著延展/久保田视角/

# 值得深爱的七宗罪「色欲」dra cd延展
# OOC慎
虽然听说台风会过境,没想到这么快就改变路线吹了过来。强风吹断了一些树的细枝,击打窗户玻璃噼啪作响。
时任去帮忙拉下阳台的挡雨板,我装作聚精会神的样子去看电视上在室外实时播报的记者小哥快被吹跑的身影。

时任的头发被狂风吹乱,像炸毛的猫咪,有点可爱。
「风也太大了吧,站在阳台都睁不开眼睛。」
「听说静冈一带最高风速达到50米了呢。」
我眯起眼睛,看着时任用手梳顺头发。他凑过来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惊叹着「哇他身后的海翻涌得超厉害——! 浪好大~~! 」
「虽然是工作,也太辛苦了呢」我添了这么一句。
「不过,虽然这样说有点不慎重,但是不觉得刮台风很让人兴奋吗?」时任坐在我旁边,我顺手帮他捋顺了一撮翘起来的发梢: 「嗯……也不是不能理解你的心情」这应该是捡到他之后第一次刮台风吧,想起见到新鲜的事物猫咪总是会变得很兴奋。

「好想出去看看。」时任他盯着电视屏幕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真是想到是什么。「还是省省吧,出去会被淋湿的哦?」我可不想之后四处奔波去找我那被台风刮跑的猫咪。「——好吧。」时任有点沮丧,我笑了,猫咪还真是好懂……

「啊。」
视野突然一片漆黑,眨了眨眼睛,应该不是视力的问题。
「啊啦啦...」
「停电吗?」时任问道。
「好像是呢。」我这样回答他。
「好黑——!什么都看不见了!!久保酱,你在哪?」我听见时任这样喊。
「在这里。」刚才还在泡咖啡,就这么停电了。听见一阵子摸索的声音,不过好像摸到的——暂时还不是我。

「找不到啊,是这个吗? 」
「不是,虽然不知道你把我和什么弄混了,来这里。」记得停电前人站在哪,往前走上几步抓住了他的手腕。
「哦!摸到了」他握住了着我的手,安心的出了一口气。「话说,现在怎么办?」「嗯..没有办法...只能等着来电了。」

这种刮台风又下暴雨的晚上空气是有点冷,「你等一下…我记得在附近——」客厅会放着那么一条毯子,用来给玩游戏玩到打瞌睡又不肯上床去的时任盖的。
「有了」摸到了一个角,我把毯子拽过来围在两人的身上。「嗯...稍稍会暖和一点。」

黑暗的房间什么都看不见,只有钟的滴答声。
「久保酱」「嗯? 」
时任低低的声音传来。
「风雨声让我想起了在海上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好可怕.....」

「——时任,过来这边。」我侧过身子,伸手把他揽进怀里,身上的毯子又拉得紧了紧。
「久保酱你干什——」
「还觉得害怕吗?」
「……不怕了。」
「那就好。」
「...不过,还是稍微有点冷呢」时任小声嗫嚅着。
我把圈住他的胳膊收紧些,下巴搁在他肩膀。
「这样呢? 」
我能感觉到他又往我怀里靠了靠。
「...好多了」他说。
我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久保時ooc////吵架//原著延展/時任視角/

久保洗澡的時候,我在桌上看到了這樣一份文件。

『帶有「WA」中毒症狀還活著的人還沒有被發現過——』

看到這些血肉模糊的附圖,我竟然出奇的平靜。這幾張紙傳達的訊息讓我更加想了解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是這個樣子,以及我到底是什么。久保跟葛西叔經常接觸,交換的就是這類信息吧,我很想再多知道一點。

久保洗完澡出來,看見我拿著那份文件:“你——那個。”
“嗯,我看過了。”
“……全部嗎?”
“嗯——雖然有些難懂的地方沒有看懂。”我又翻動了那幾頁紙張。
“獸化的那些傢伙都死了吧?這個果然跟我的手有什麼關係吧?”
“和這個照片一模一樣。”

“這個,誰知道呢……”久保點上了一支煙。
“別隱瞞,說出來吧”我心裡有些急切。
“變成這樣卻一無所知的我,想知道一切。”看著這隻獸化了的右手,我堅定了自己的想法:“我不想再逃避自己的事情了,直到最後。”

“那……或許是種麻煩。”久保這樣說。
“唉?”
“不是還在照看著你嗎?”久保拿下嘴里的烟,莫名奇妙的笑了,神色帶著說不出來的奇怪。
“——說老實話,我對誰在哪裡變成了怎樣都沒有興趣。”
“也不想看到你的最後之類的。”
我覺得他在嫌我是個麻煩。

“切……那麼討厭我的話,為什麼還要收留我啊?”我嘟囔著撇過頭去。
“我說過討厭你的話嗎?”
“你剛才不是說了嗎,還在照顧你的話!!你這傢伙到底是想怎樣啊!?”一個個都莫名其妙的,真是搞不懂,讓人火大!

“——不對,和我在一起的話你肯定要完蛋。”“我觸碰到你的話你肯定會受傷,所以——”久保垂下頭,有點看不清表情。

真是,超讓人火大——!
“所以什麼啊!?都不知道你到底再說什麼——不要說的我像快要死了一樣!!”我揪起他的衣領,衝他發了火。
“你給我好好的看著,我還活著!!”我提高了音量。

久保一言不發,只是那樣看著我。“……切”跟這樣的人也吵不起來,我咂了聲嘴放開了他。說實話我有點沮喪,久保原來是這樣看我的。

“——我”
“一直認為和你相遇真好。”
現在,我第一次生出想要離開這個地方的想法。
提上鞋出了門。

出來了卻又迷茫了起來,我連要去哪都不知道,只得漫無目的的閒逛。
平常總是在家裡和久保商量好了去哪裡,一起出門,然後滿載而歸。

“那個傢伙,到底想怎樣嘛……”我嘟囔了一句,才發現晃悠到了公園,就找了個無人的長凳坐了下來。

我承認我是有點心急了,但是久保也不能說出那樣的話吧…想了解自己的身世又沒有什麼不對,為什麼一點都不肯跟我講。
“啊啊真是讓人搞不懂!”煩躁的揉亂了自己的頭髮。

不過衝他發火也有我的不對……
我抬頭望著遠處快要沉下去的夕陽,長歎了一口氣。
說到這裡,當時久保的表情很奇怪,給人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呢,當時因為生氣沒有仔細思考。

肚子的咕嚕聲打斷了我的思緒,還是先去一趟便利店吧。我撓了撓後腦勺,離開了那條長椅。

從便利店出來,手插在衣兜里,空氣稍微有點冷,路燈安安靜靜的的發著光,心想著找個地方安靜的吃掉晚飯,沒想到繞來繞去竟走到了自己昏倒的那個角落。

那裡有人在。
是久保。

“你在這種地方幹什麼?”我說。
“……”久保沒有說話,帶著驚訝的表情看著我。
不知道為什麼我被他看得有點窘迫:“……怎麼了啊?”
“嚇了一跳,”
“我只看得到你。”

“你在說什麼啊,肯定看得到啊,我就在這裡嘛。”
“嗯,對啊。”久保這麼回答。
“我不是在這裡嗎?”我朝他伸出手“……來,”
“說你需要啊。”在看到他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我們大概是彼此依赖的。
“說我需要你。”久保,我一直認為和你相遇真好。

堅定不移的眼神,你肯定會握住我的手,對吧。

“——嗯,似乎……”
“我是需要你。”

握住了,就不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