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BOTOKI

不到万不得已不更新×

「不定时更新」WA圣地巡礼资料备份。

大感谢!

Bit of life:

(放个WA第二卷首次出现的自我介绍当抬头。)

大概半个月后会去,虽然不知道能逛完多少地方,不过先在这边整理一下目前收集到的一些Wild Adapter现实地点。如有错漏,强烈欢迎修改补充。

著名的中华街、山下公园和横滨未来港先不放这了。

全图转自sugarcoat910的推。虽然不是完整的,不过已经很感恩了!

右上角备注第二条的,久保时公寓,其它地方也有完全一样外观的存在←我重看了第一卷和第五卷目前感觉不可能。

【如果图片太小看不清楚的,可以鼠标放在图上按住打斜滑动一下!会在另一个页面开大图。】




「一、从久保时的公寓开始。」


一番折腾终于找到了准确地点。

图转自推sugarcoat910。

日本〒252-0344 Kanagawa-ken, Sagamihara-shi, Minami-ku, Kobuchi, 3 Chome−1−11, ケーエムビルⅠ 1F

↑这是他们附近的7-11便利店地址,便利店楼上是げん歯科医院,搜医院地址应该能在谷歌比较快的定位到这里。

因为还没去,先丢点卫星地图看到的样子。


注意那个名字的FREA KOBUCHI,FREA的部分多次在漫画里出现。KOBUCHI是指所在地的古渊,如果说有同样外观的楼,我觉得要这么巧合FREA的名字也有就不太容易了。



背后这里,是旧的第五卷封底。

第五卷里翔太和久保酱的聊天也是在这边,当时还不太能理解他们邻里那个神奇的隔板www。


这是7-11的角度。他们各种日常来买东西的地方。


「二、ジョナサン jonathans restaurant」」


这是第三卷里,记者和久保时约聊天的餐厅。

就在久保时公寓前两个路口,感觉去了公寓就可以顺便去这个。


「三、町田站」


其实上面两个地方都在町田站,也就是町田市相模原一带。漫画其实第一卷有个分镜预告了。

久保酱说走就走去的地方2333。

町田这边应该有第五卷翔太找到时任的那个公园,但是我在卫星地图上,没有找到能把设施都match上的,那附近有西公园和北公园。


「四、黄金町沿线」



这个的图店铺也做不到100%match,不过路很确定就是黄金町线正下方的区域。

目前在卫星地图里也没找到右图的线路。


「五、伊势佐木一带」



第六卷里的出云会外景。

搜横滨银行 伊势佐木会找到这条路,但是建筑物的实际分布和作画有点出入。


横滨银行马路对面确实是左一这栋楼的外墙,但是后面几栋就找不到了。然而后面几栋那个レイク的广告牌,实际上在横滨银行的同一侧。


至于日本堂和茶会话的,暂时没发现。


「六、中华街地区」


写了三四个小时的东西不小心被覆盖掉了,现在十分丧。

中华街是东湖畔药店所在地。首次登场是在第一卷,不过给出位置是在第二卷这个分镜。


卫星地图的bug,很遗憾不能再放大了。不过反正东门现在很现代了。

然后给到的中华街景色是在新装版的二卷封底。现在有点后悔没剁手......

就拿六卷里的图凑合一下吧。


这里现在就只有那家龙门是还在那个位子的,看不清字的x醉楼,现在叫福盛楼。地图搜福盛楼可以定位到这里。


也是地图的距离问题,只能这么看。不过都二十年过去了,感觉店铺都翻天覆地了。

最后再放个最快捷的线路图吧。


图上整块都是中华街,按红线走进来最快了。


「七、山下公园和中华街附近的路标」


出现在第七卷开头。



lof好像总是缩图,这里搜横滨マリンタワー Yokohama Marine Tower可以快速找到这个路口,不是图上的红点,是红点偏右两个路口那个小人的位置。


两个视角分别是这样的。


「N、存点小杂物」


因为目前只重刷了一、二、五、七卷。在这边也存点小物件。


一卷里久保酱喝的伊藤园。

一卷里安利的乐天?香口胶。


一卷里久保酱喜欢抽的烟。后面的卷也有出现。


一卷出现的另外一款烟。


二卷的女主偷的东西。

提到过的食物:火腿、薰牛舌、羊羹(老爷爷问时任要不要的)。


「N+1、那些搜完没有结果的地方。」

下北沢东的隧道(没有东方向的。)

松本综合病院(横滨确实在松本区有家病院,叫横滨中央病院。但建筑外形与漫画的无法对应。)

翔太和时任相遇的公园(没有完全找到,也暂时当做不存在吧。)


这几天都会不定时更新,今晚先更到这里吧......


不说全新的封插,十年了就不能涨点价吗??50块一本真的一点都不贵
每一版峰仓老师的本都值得收藏好吗⊙∀⊙?
你还真说对了,会画彩图真的就了不起嘻嘻
转发大家围观制杖(๑´⍢`๑)

散落于裳:

我第一次遇到这样让人无语的人
别人忍耐着火气告诉她她说的内容错了
我本来也不想对这种侮辱老师的人有礼貌,语气不是太好,但也是被她直接不让人评论的举动和话气的,得寸进尺的人。
还如此理直气壮
没有违法乱纪?别搞笑了
自己说的几乎都是错的,误导谣传,还不算乱纪??
侮辱他人就很正义了??
我说挂就挂, @狼堡
怪不得不让别人评论,别人一说就拉黑,厉害厉害
1125篇,几乎每篇都是0热度,之前还能看见有100粉丝,现在也不让人看了,什么情况大家估计都可以明白了。
自己都害怕被别人喷!!
呼吁举报她来走一发
再说一遍,w.a的新版每一卷都可以单买。
淘宝上50或五十多一本,有全新彩图和海报,封面材质有改变。
我认为,w.a新版这价格很平常,在现在也并不贵,每本有多厚有多大,相信大家都清楚。
挂到她删,我就删。

不是回坑哦……只是好久没画画复健也不知道画谁惹……
告诉一下因为最游记关注我的宝贝们,我已经出坑啦不要再关注我了😥😥真的很抱歉!!

没有回坑的想法【猝死】

我才不管我就要深夜爽图

\日他!!!!!/

久保ちゃ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p1的衣服是我的个人兴趣来着——画的时候脑子里一直盘旋砂之乐园

【Wild Adapter /久保時】Special day

^q^——!!

恆夏之年/ 貓印:


#Wild Adapter/疾暴執行部


#CP:久保田誠人 x時任稔


#TAG:四月一日賀文後續,建議先閱讀 /上班族AU





  結束今天的工作,他換下圍裙與制服,走向附近小公園的長椅,點起一根菸,仰頭注視著天邊染上橘紅的晚霞,直到公園裡的孩子們相互道再見,夜幕低垂,攜帶型煙灰缸已經積滿餘燼,他才會緩緩站起身,準備回到僅僅只是作為睡覺用途的住所。




   日復一日,在都市間移動,懷抱著無法填滿的空蕩內心。


  他曾想著這樣活著是否也是慢性自殺一種,會不會某天內心的空洞巨大到將他吞噬,待月台上即將進站的電車,平交道放下圍欄後的鐵道,交通號誌燈切換的那一刻,他會向前一步,向這世界揮別。




  --直到那一天前。




  下班後的久保田如往坐在小公園的長椅上,抽著菸望著螺旋狀的雲朵發呆,口袋裡的手機震動,當他看見來電顯示的名稱,揚起淺淺的微笑。




  「久保ちゃん ?」刻意壓低聲音的嗓音。




  「今天的晚餐,泡菜冷麵和中華涼麵,想要吃什麼?」明明沒有必要,他也不由地也跟著壓低嗓音,彷彿兩個人講秘密悄悄話。




  聽見晚餐關鍵字,電話那頭的人一時興奮忍不住揚起音量:「我想吃泡菜冷麵!啊還有我超喜歡你做的醃漬小黃瓜,夏天吃微辣的小菜超開胃......啊啊!課長!我在跟客戶講話!那個我待會就處理。」




  看來偷講私人電話被抓到,聆聽對方的興奮嗓音瞬間轉變為無奈:「好想吃泡菜冷麵喔,久保ちゃん,我今天還是會加班,看狀況可能會搭末班車,太晚的話不用等我。」




  久保田苦笑,適逢公司的旺季,對方已連續加班兩個星期,儘管每天都錯過晚餐時間,但仍嚷著可能今天就可以準時下班啊,鍥而不捨詢問晚餐菜單,因此兩人仍每天固定會打通電話或發訊息傳達今日晚餐的內容。




  「好的,會幫你留宵夜,工作加油喔。」




  不想害對方挨罵,他簡短回應後掛上電話。


  久保田站起身,捻熄了菸,伸伸懶腰,掰著手指細數到超市要採購的食材。




  冰箱裡的食材所剩不多,低脂牛奶也快見底,除了泡菜冷麵的食材之外還要買些其他物品。前些日子做的醃漬小黃瓜大受好評,沒想到那人居然當作下酒菜一次吃個精光,還記得他在滿頭大汗抵家時,嚷著想喝冰涼的綠豆湯。




  景物依舊,他仍在冷漠的都市裡來回移動,與匆忙的行人們錯身而過,


  日復一日的工作,生活沒有像樣的目標,活過一天又一天。




  久保田雙手提著超市的塑膠袋,站在月台上等待電車進站,跟隨著眾多下班族的腳步,走過換成綠燈的十字路口,共同等待平交道的警示音停止,望著黃色的柵欄緩緩拉起,緩步向前,一步又一步。






  電車進站的月台、拉下圍欄的平交道、亮起紅燈的交通號誌,


  一了百了的荒唐想法已如泡沫消散,


  那曾讓他駐足企圖結束無意義人生的每個轉角,都只是回家的路。




  回家,他只想要回到有那人在的家。








  久保田獨自吃完晚餐,結束例行性的家事,時針已指向九點鐘,他獨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放下翻閱多次的麻將博弈雜誌,關掉正在播放連環車禍的電視新聞,他皺起眉再次拿起手機查看,仍沒有任何新訊息。




  那人加班時總會利用空檔向他抱怨課長多煩人,報告寫不完或點名想吃的宵夜,但今日的手機卻安靜到異樣。


  平時盡量不擾對方工作為原則,但他終於忍不住發了訊息。






  21:30「課長應該一樣煩人吧,你們應該找天偷偷在他的咖啡加瀉藥。」




  沒有新訊息。




  22:00「我準備啤酒跟你喜歡的小菜喔。」




  沒有新訊息。




  22:20「工作進度還好嗎?該不會同事又推給你事情吧。」




  沒有新訊息。




  22:40「看到的話,回我一個訊息。」






  待久保田自己反應過來時,他已經拿著鑰匙衝出家門,邁開大步朝向車站奔去,氣喘吁吁站在月台前,即使被下車乘客投以異樣的眼光,他仍焦急張望尋找熟悉的臉龐,隨著一班班列車持續進站和離站,某種冰冷又刺痛的想法緊緊勒緊他的心。






  23:10「我正在車站,今天的醉漢有點多」




  沒有新訊息。




  23:20「你是搭末班車嗎? 」




  沒有新訊息。


  


  23:40「末班車剛過,你沒搭上嗎?你在哪裡?」




  沒有新訊息。








  當久保田午夜12點回到家,看見窗戶亮起的燈,正急忙要拿出鑰匙開門,屋內西裝畢挺的那人先衝出,正要匆匆出門找人的姿態。




  時任看見他出現,傻愣三秒後急問:「你去哪裡了?我回到家看見你不在,但時皮夾什麼都還留在家,只有鑰匙不在,你到底去哪了?」




  「哈、哈哈哈--」他忍不住彎身大笑,笑到流眼淚的程度。




  「喂,我超級擔心你耶,回到家看你不在,想說該不會你發生什麼事情了吧,結果你居然還笑。」時任似乎頗不爽,正想憤怒直斥,下一秒卻被拉進擁抱裡。




  「我第一次覺得這麼可怕。」久保田收緊了手,只有自己知道眼框微熱的理由。




  「怕什麼啊,久保ちゃん,我只是搭計程車回來,啊!我的手機該不會沒電了吧,糟糕晚上忘記充。」見他未放開手臂,時任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任由他繼續抱著。




  埋在對方的肩膀裡,因而悶悶的聲音:「......好怕這其實是一場夢,我根本不認識你,也從來沒有遇見過你。」




  僅僅只是兩個月,與他至今二十幾年的人生相比如此短暫。


  卻讓他再也想不起從前獨自一人時是如何生活,等待的時間從未如此漫長,也從未有過讓人心慌的焦躁感,因為一點小事而提心吊膽,甚至失去思考判斷。




  沉默許久,久保田感受到輕輕環抱上後背那笨拙又溫暖的手。




  「笨蛋久保ちゃん,我就好好在這裡,吶,閉起眼睛吧。」


  


  輕咳兩聲,傳來有些彆扭的生日快樂歌,他慢慢地張開眼睛,


  插著蠟燭的草莓鮮奶油蛋糕,巧克力片寫著「久保ちゃん生日快樂」




  燭光搖曳,捧著蛋糕的那人漾起笑:「抱歉吶,沒注意到手機沒電,我真的很害怕蛋糕店關門,下班就急著搭車去拿蛋糕,那個......雖然久保ちゃん似乎不太想提到過去,也已經過了12點了,但還是想好好慶祝,謝謝你平常的照顧,感謝久保ちゃん出生在這個世界,我才能夠遇見......晤!」




  趁著毫無防備的片刻,他突來伸手托住對方下巴,傾身覆下輕吻,強制打斷對話。


  否則那讓他炙熱不已的真摯言詞,將會讓他失去理智。






  「謝謝你的生日禮物。」久保田故意伸手輕抹過唇,燦爛一笑。




  「久保ちゃん !!」








  經過這般鬧騰過後,鬱悶的氛圍一掃而通,時任笑嘻嘻等他吹熄蠟燭,隨手將西裝外套隨手一扔,將冰箱裡的啤酒和下酒菜擺上桌。




  久保田伸手放在胸口的位置,那深黑不見底的空洞已消失無蹤,


  他望向邊說著今日公司發生的事情的時任,不時生氣又不時傻笑,像孩子般千變萬化的神情。


  --這個人,住進他的心底。


  於是空洞取而代之的是強而有力的鼓動,撲通撲通,隨著每次跳動,輸送溫熱屬於活著的實感。






  時任見他站在原地不動,笑招招手:「久保ちゃん,快點來吃蛋糕吧,這家蛋糕很好吃喔,剛剛差點忘記說,久保ちゃん 生日快樂。」




  說出口或許會被對方嘲笑,但他相信自己一定是與這人相遇後才出生。


  而對於他來這個世界後的第一個生日。




  久保田輕笑著重複:






  「生日快樂。」








20170824 AM0016




  久保田生日快樂!


  想想久保田的生日禮物,果然只有時任了吧(笑




  延續上一篇隨意的上班族AU設定。


  一個晚上腦熱寫完後各種不好意思,請原諒我XD


  總之祝久保田生日快樂啦。




  「和你相遇的時候才出生的」是來自官方廣播劇《七宗罪vol.5 懶惰》的台詞。大家趕快去聽WA廣播劇啊啊(煩,老師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