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BOTOKI

不到万不得已不更新×

【Wild Adapter /久保時】暑假作業

我爆掉[]

恆夏之年/ 貓印:


Wild Adapter/疾暴執行部


CP久保田誠人 x時任稔


TAG:CWT46 / Wild Adapter久保時無料推廣冊



 


 


 


01.暑假


 


  夏至無雲的藍天,如交響樂團盛大合奏的蟬鳴,若有似無的微風搖曳綠葉,讓炙熱的陽光輕撒下一地明亮色塊。


 


  他們與瀧澤約在咖啡廳見面,如今是自由記者的瀧澤偶爾會委託兩人任務,約定時間已到才收到瀧澤傳來告知遲到的簡訊,早已吃光巧克力聖代的時任百般無聊趴在玻璃窗上,望著快步通過熱燙柏油路的行人發呆,突然間疑惑發問:「奇怪,為什麼明明中午過後沒多久,就有這麼多學生在街道上。」


 


  「因為今天是暑假的第一天吶。」一個朗朗嗓音插話,滿頭大汗的瀧澤向兩人笑打招呼。


  「暑假?」時任納悶複誦。


  「時任應該每天都在過暑假吧,羨慕啊。」瀧澤輕笑,招手向服務生點了一杯冰拿鐵。


  「是羨慕時任,還是羨慕暑假?」久保田放下手中的雜誌笑問。


  「當然是兩個都羨慕啦。」


 


  聆聽瀧澤與久保田的對話,就感受到被排拒在外的氣氛,時任皺眉微怒說:「可惡,怎麼感覺在嘲笑我,反正我就是整天無所事事。」


  瀧澤微笑:「時任才沒有無所事事,我現在就要委託你們吶。」


  然而聽者毫不領情,時任伸手拿起菜單後,故意撇過頭說:「哼哼,加點抹茶紅豆聖代!就算在瀧先生的帳上。」


 


 


  瀧澤仔細說明完此次委託,任務內容並不困難,只需要謹慎執行,相約明日的碰面時間與地點後揮別,兩人踏上歸途,久保田想起冰箱裡所剩無幾的食材,剛好可順路去超市補貨,低頭詢問身側的室友。


 


  「時任,晚餐想要吃什麼?」


  「都可以。」


 


  得到明顯心不在焉的回答,久保田才注意到時任的視線方向,兩人剛與一群身穿黑色立領制服的學生們擦身而過,高中生應剛結束學校活動,正熱烈討論暑假的預定計畫。時任不自覺放慢腳步直至停下,凝視那群學生們的背影,佇足傾聽那青春喧鬧聲逐漸遠去。


 


  那是只能活在黑夜中的他們,永遠也無法觸及的明亮世界。


 


  「時任,晚上吃蛋包飯吧。」久保田故意湊到發愣的時任臉前。


  「嗚啊啊!!!久保ちゃん,你幹嘛突然靠這麼近啊。」


  「我在想如果親下去,時任搞不好不會發現呢。」久保田燦爛一笑,對方無法克制微紅的臉,更加深他的笑意。


  「笨蛋久保ちゃん,我快餓死了,快回家吧。」時任率先邁步,即使兩人沒有任何觸碰,發現他仍用力抹了抹嘴唇。


  「是是。」久保田以一步之差跟隨,恢復平常模樣的時任正開心細數想買的零食清單。


 


  「時任你想要、」不小心脫口的話。


  「想要?」時任不解回首,隨即揚起了然的笑:「我晚餐想要吃炸雞塊。」


  「那我們一起去買吧。」久保田微笑點頭,上前並肩而行。


 


 


  隔日兩人準時與瀧澤於某所高中前會合,瀧澤正調查學生會賄款醜聞,拜警衛鬆散與非法取得的鑰匙所賜,兩人順利佯裝成社團活動的學生潛入,輕鬆撬開指定的保險庫拿到決定性證據,按照計畫應迅速從學校後門離開,但久保田卻在最後的轉角處,拐進完全相反的路。


 


  「欸欸,久保ちゃん你要去哪?」時任眼見走上與計畫不同的路,忍不住出聲低喚,但久保田微笑未答,逕自向前走。


 


  高中二年級教室的長廊,久保田隨意選間教室就推門而入。


  寂靜無聲的教室內,排放整齊的課桌椅,不知哪位學生的所有物掉落椅子下,攤開的雜誌內頁裡清涼泳裝美女擺出迷人的挑逗姿勢,後方的佈告欄貼滿學生書法與圖畫作品,即使教室空蕩無人,仍滿溢青春的氣息。


 


  久保田回首笑問:「吶,時任,你想過暑假嗎?」


 


  「暑假?」時任花幾秒才意識正延續昨日的話題,他搔搔頭說道:「與其說有沒有想過,是我從未有暑假,所以也不知道暑假在做什麼。」


 


  「那我們來過暑假吧。」久保田微笑提議。


  「欸?過暑假是可以啦,不過要怎麼過暑假?」


 


  面對毫無頭緒的表情,久保田微微一笑,轉身面對黑板,拿起粉筆大大寫下:


 


  「暑假作業。」


  「啥?!」興奮閃亮的期望瞬間落空的哀號。


 


  久保田走上講台,咳兩聲後開始說明:「暑假作業是為了讓同學們過一個充足有意義的暑假而存在的喔。」


 


  「作業聽起來好麻煩啊。」時任不滿抱怨,繼而攤開手示意,揚起打著壞主意的笑容:「寫完暑假作業會有獎品嗎?我要遊戲片!五款!」


 


  久保田輕笑答應還沒有完成就開始討價還價的學生:「如果你有乖乖完成暑假作業,那沒有問題,不過沒交的話就要負責打掃廁所和煮飯一個月喔。」


 


  在黑板寫下日期與作業內容後,久保田伸出小指:


  「那今天就是暑假的第一天,約定暑假結束後要交暑假作業。」


  「一言為定!」時任毫不猶豫勾勾手約定。


 


  望著早已開始盤算要買什麼遊戲的時任,久保田彎起淺淺的笑容。


 


 


  ──時任,你想要什麼呢?


  多想將所有的事物都給予你,他當時未說完的話。


 


  興味盎然觀看電視購物台,即使不需要的跑步機也想買給你;看著櫥窗裡的甜點,任何一種都想要給你品嚐。即使身邊的人都說寵溺你過頭,但只有自己知道遠遠不夠。


 


  青春燦爛的學生時代,不需小心翼翼的外出自由,與他人相同的平凡身體,


  想要給予你所有,但卻有太多的事物無法給予。


 


  徒勞無功也好,自欺欺人也罷,


  即使是無法成真的願望,也想抓住一抹虛幻的夢影,


 


  無論如何都想要給予你。


 


 


02.自由研究


 


  「自─由─研─究──什麼是自由研究?」


 


  「就是選一個有興趣的主題做研究。」


 


  「欸?任何主題都可以嗎?」時任似乎仍一知半解,抬起頭問。


 


  宛如欣慰學生努力發問的老師,久保田親切解說:「有興趣的主題都可以喔,假設我最有興趣的就是時任了,我的研究主題就是時任的日常生活,透過每天觀察紀錄,發現時任一星期內有四天會睡到快要中午時才起來,如果當月有新遊戲發售,那幾乎一整個禮拜都會熬夜,顧著玩著遊戲不吃正餐,直到肚子餓到受不了,甚至半夜偷偷去翻冰箱找東西吃。」


 


  「那、那只有一兩次!」時任心虛的反駁。


 


  繼續逗弄下去就過頭了,久保田回到主題:「總之什麼樣的研究主題都可以喔,有什麼問題,可以跟我討論喔,時任~同學。」最後故意拉長語尾強調。


  「吵死了!」引發時任微怒的瞪視。


 


  久保原本以為時任需要好幾天思考,才會告訴他答案,沒想到隔天兩人打哈欠邊吃早餐時,時任遞出一張紙後,就說出他的決定。


 


  「這個可以嗎?會不太適合啊?」時任忐忑不安地問。


  「非常好喔,剛好我明天沒有打工,我們明天一起去吧。」久保田微微一笑。


  


  隔日,時任難得沒有賴床,匆匆盥洗與吃完早餐後,背起外出的後背包,在門口掩不住興奮地等待。


 


  「時任同學,我們是要去做自由研究,不是去玩唷,別忘了你的暑假作業簿跟鉛筆。」


  「好啦好啦,久保ちゃん我們快走吧。」時任急忙將新買的鉛筆與作業簿塞入背包,連聲催促之下,最後乾脆直接推著久保田走出門。


 


  兩人避開晨間通勤的洶湧人潮搭上電車,抵達科學博物館,遠遠就看見一隻高大的暴龍迎接,猛獸張開滿是利齒的嘴,欲攻擊的兇猛姿態。


 


  史前巨獸與恐龍大展。


 


  時任呆愣注視好一會後爆出驚嘆,興奮向前邁開腳步,不忘回頭向還站在原地的久保田大喊:「久保ちゃん快點啦!哇哇太帥了吧!之前我看到車站附近的海報和傳單,就特別想要來看看。」


 


  「是是,我先去買票喔,不要亂跑喔。」久保田再次叮嚀,不禁想著周遭的父母們究竟如何應付興奮過頭的小鬼。


 


  一踏入視線昏暗的展區場域,久保田感覺到時任微微靠向自己。


 


  彷彿走入時光隧道,兩旁灰色岩壁上鑲嵌著不明生物的骨骸形狀,一路穿過幽暗的洞穴長廊,聆聽不明的響音迴盪,夾雜遠方野獸的陣陣低吼,即使知道那是特別營造的展覽效果,但仍讓人有些緊張。


 


  時任嫌久保田的腳步過慢,主動拉起他的手,穿梭在不同時空的展區間,不時停下研究神秘爬蟲類的腳印,仰頭注視冰原上猛瑪象的巨大身影,試著比劃自己的腳印與穴熊的差距。


 


  參觀完大部分所有的展區,一路興奮的那人卻在最後的化石展區陷入靜默,時任低頭注視玻璃櫥窗內的殘骸,巨大的猛瑪象只剩下半根長牙、稱霸世界的恐龍也僅剩下幾塊灰色骨頭。


 


  「久保ちゃん,這些動物以前真的都存在嗎?」


  「存在唷。」


  「為什麼一夕之間,牠們全部都消失了?」


  「科學家目前還沒有決定性的證據,猛烈的氣候變遷、隕石撞擊、海平面驟變等等都可能是滅亡的原因。」


  「我們也會這樣嗎?一夕之間死去。」


 


  剎那間,成為那些殘破骨骸。


 


  久保田沒有回答問題,僅輕輕笑答:「到時候,我會在你身邊。」


  時任低頭思考一會,抬起明亮的笑顏:「跟久保ちゃん一起變成化石啊,好像沒什麼好怕。」


 


  就算化成灰或零散的石塊,世界終結的那刻,如果身旁有這個人,他也會露出微笑。


 


 


03.讀書心得


 


  對比前去展覽的興致高昂,時任今日的動作則能夠有多慢就多慢,細嚼慢嚥每口早餐,甚至不忘洗完堆積在水槽的鍋碗瓢盆,盡量拖到最後一秒才肯踏出家門。連出門綁鞋帶的空檔還忍不住碎碎念:「好不想出門。」


 


  「怎麼說?你不是沒有去過嗎?」久保田噗哧一笑。


  「我想,我應該患有某種無法看太多字的病,看太多字就會眼睛痛。」


  「那為什麼遊戲攻略密密麻麻,時任同學還是可以讀得樂此不疲呢?」


  「那是不一樣的東西!」


 


  電車兩站就抵達最近的圖書館,時任似乎不太習慣這安靜又壓抑的氣氛,難得畏畏畏縮縮的模樣。暑假期間的圖書館,聚集著平日閱讀報章雜誌的爺爺奶奶,坐在靠近窗台的學生們,似乎都在準備考試,即使窗外晴空萬里,仍毫不動念專注於手中的參考書。


 


  「久保田老師,你要指定什麼書?」時任規規矩矩喊著老師,揚起一絲討好的笑容。


 


  久保田裝作認真考慮的模樣,來回瀏覽書架,最後故意伸手指向某本厚重如磚頭的書,時任立即哀嚎:「選比較薄的那本吧!不然指定漫畫書也可以!」


  「不行,讀書心得報告就為了讓你讀平常不會讀的書喔,不然這樣就太輕鬆了。」久保微笑駁回請求。


 


  正當兩位爭執不休,圖書館管理員阿姨不知何時站在兩人後方,迅雷不及掩耳地用力扯著兩人的耳朵,在他們耳邊低聲怒吼:「你們!圖書館請保持安靜!」才終止兩個人幼稚的吵鬧。


 


  久保決定換個方式,開口提議:「我們約兩點在這裡集合,你選一本書,我也挑一本,這樣比較公平了吧。」


  兩個人各自展開尋寶,於書架間遊走,直到約定的時間碰面。


  時任嘆氣遞出手中的書,書的封面由不同色調的藍交錯而成一隻鳥的剪影,優美的燙金字寫著《青鳥》。


 


  久保田頗意外地說:「沒想到你居然挑這本啊。」


  「欸,這是什麼樣的故事?」時任歪頭詢問。


  「你不知道內容,就挑這本書?」他無奈反問,雖然有預感對方不會有正規理由,但也沒想到居然完全不清楚就選擇。


 


  時任拿回久保田手中的書,隨意翻了翻說道:「某天翔太說你就是我的青鳥,雖然我完全無法理解你跟鳥哪裡像,翔太說了很多但我不記得了,吶,久保ちゃん,青鳥到底是什麼?為什麼你是我的青鳥?」


 


  接連的問題倏忽拉離思緒,見他突然沉默不語的模樣,時任慌張抽回書:「該不會這本書很難吧?!,我其實是看字不多就選了,但如果讀起來很難的話就不要了。」


 


  久保田急忙笑安撫:「沒有沒有,這個故事非常有趣,是一對兄妹穿越不同的國度冒險,像是夜之宮殿、未來之國等等,青少年版本不會很難讀,況且我挑的書是……」


 


  久保笑咪咪亮出自己所挑的書──『國小國語辭典』。


 


  「時任同學,不用擔心看不懂,老師會好好教你查字典喔。」


 


  時任低聲嘟噥:「我果然很討厭圖書館。」


 


  他不忘燦笑補充:「看完後記得寫閱讀心得喔。」


 


  時任終於忍不住大爆發怒吼:「圖書館什麼的,最最討厭了啦!!」


 


  這次圖書館管理員阿姨不只是捏耳朵攻擊,讓人懷疑她是否受過忍者專業訓練,站在稍遠處的櫃台內,居然能夠以舊報紙揉起的紙團,精準無誤痛擊時任的頭。


 


  久保田苦笑,慶幸時任正忙著閃躲圖書館阿姨的攻擊,否則他實在無法回答如此問題。


 


 


04.暑假日記


 


  「出去玩!」


 


  「啊?」


 


  對上久保田茫然不解的眼神,時任竊笑解釋:「為了要寫日記啊,如果沒有豐富的暑假生活,就沒有好題材可寫,這是翔太告訴我的,他就是這樣讓爸媽帶他去迪士尼。」


 


  「原來你是打這個主意,難怪這麼輕易答應寫暑假作業。」他此刻才恍然大悟,教室內時任一閃而過笑容的真正意涵。


 


  但唯獨被眼前這人算計也無所謂,久保田起身伸伸懶腰:「好啊,沒有出去玩的暑假的確不算暑假,這幾天我有打工,加上需要稍稍準備,我們下週出發吧。」


 


  「耶!迪士尼!!遊樂園!!!」時任舉高雙手歡呼。


 


  敲定在兩天一夜的旅行,時任開始在月曆上畫叉叉記號,倒數出發的日子。


  終於盼到出發的那天,天濛濛亮時分,久保田俯身在時任的耳邊低語:「賴床沒關係,但我們就不去囉。」就輕易讓總賴床到中午的人掙扎爬出被窩,迷迷糊糊坐上車後再度墜入夢鄉。


 


  「不是說好要去迪士尼嗎?」時任震驚望向久保田。


  「從頭到尾,我都沒有要說去迪士尼喔。」久保田微笑替對方戴上草帽。


  「這裡是哪裡!!!」


 


  『哪裡~~~哪裡~~~哪裡~~~』怒吼迴盪在山谷之間。


 


  「這是瀧先生推薦的私房景點喔,我準備很久的露營用品,以及開了將近三個多小時的車,好不容易才抵達,這是比迪士尼更有趣的地方喔,時任同學。」而至於偽造的駕照與經過特殊管道借來的休旅車就先略為不提。


 


  醒來以為會看見遊樂園高聳的雲霄飛車,結果只看見連綿不絕的翠綠山巒,時任深受打擊而緊抿的雙唇,四處張望似乎不敢相信來到沒有冷氣的荒郊野外。


 


  「別生氣了,先幫我把東西拿下來吧。」久保田打開後車廂,將箱子遞給時任。


 


  氣呼呼的那人不到十分鐘就拿著帳篷的支架,興奮地詢問他該如何組裝。


 


  久保田指導時任小心翼翼將支架組裝起,確定四角皆已固定後再綁上外帳,今晚的落腳處大功告成。久保則在旁整理從後車廂搬下的物品,躺椅、LED燈、瓦斯爐等等,足夠讓他們度過一個舒服的夜晚。


 


  露營區剛開幕而遊客不多,放眼望去只有零星幾頂營帳,兩人將營地布置妥當後,久保田拉起躺在帳篷內喊好無聊的人,沿著園區的木頭棧道走去,欣賞粉黃色的貓耳菊隨風搖曳,遠方靜謐無波的湖泊映照藍色晴空。


 


  「久保ちゃ!那是什麼!!」


  「我眼花了嗎?那個樹枝怎麼會動?!」


  「太厲害了吧,第一次看見這種顏色,啊啊居然變色了。」


 


  久保田坐在樹蔭下乘涼,望著某人彷彿是初次探索世界的小貓,被眼前新奇的事物深深吸引,不顧一切伸出爪子捕捉,盡情奔跑追逐,在自己的世界中玩得不亦樂乎。


  先是緊盯未見過的鮮豔蝴蝶翩然飛舞;被偽裝成樹枝的竹節蟲嚇了一跳;忍不住脫下鞋,赤腳踢起冰涼湖水;最後在大草地打滾好幾圈。


 


  天邊染上橘紅色的雲彩,夜幕悄悄降臨,久保田才拉起依依不捨的時任走回營地。


 


  太陽沒入山頭,入夜後微冷的空氣環繞。兩人分工合作,使用微辣的咖哩塊、肉醬與蒜片小火燉煮,再加入香腸與義大利麵快炒,特製野炊咖哩義大利麵完成。


 


  吃飽喝足後的兩人坐在椅子上,夜風吹動篝火,斜長的影子隨之舞動,時任安靜仰望鑲滿閃亮星子的天穹,久保田則凝視時任專注的側臉。


 


  星星與觀星者,在幾億光年外的距離,那短暫劃過天際的星光,悄悄落在地上人們的眼中,成為記憶中另種永恆。


 


 


  夜深回到帳篷就寢,時任猛打哈欠,可能因睡不習慣帳篷,翻來覆去卻無法順利入眠,最後乾脆蹭到他的肩膀處,伸手環抱他單支手臂,才發出滿意的長嘆。


 


  久保輕笑問:「吶,今天這樣足夠寫日記了嗎?」


 


  闔眼似乎想睡的時任,迷迷糊糊思考許久才彎起笑回答:「當然還不夠囉,暑假這麼長,我們當然要去更多好玩的地方,才夠寫滿日記。」


 


 


05.暑假作業


 


  「是誰說很簡單的?」


 


  「囉嗦。」


 


  「時任同學,今天就是暑假的最後一天囉。」


 


  「我正在趕啦。」


 


  萬般新鮮的場景,總是沒日沒夜打電動的人,正坐在桌前握筆苦思,對著空白的圖紙塗塗寫寫,想必今夜這座城市裡有許多與他一樣的學生,也正振筆疾書努力趕暑假作業吧。


 


  「可惡,你先去睡啦,你在這裡,我什麼都寫不出來。」時任說完便強制將久保田推入房間,直接將門關起。久保田苦笑,決定遵從對方的要求先行就寢。


 


 


  隔天清早,久保田輕輕推開房門,就發現躺在客廳地板上睡得香甜的時任,鉛筆與彩色蠟筆撒落一地,他彎腰拾起一個個物件後,最後才撿起暑假作業的記事本,閱讀起歪七扭八的字。


 


 


 


  自由研究──


  第一頁剪貼博物館蒐集來的簡章,潦草備註每個展區的內容,做得還不錯嘛。


 


  但翻到第二頁就讓久保田爆笑出,「研究題目:長毛象與電影大金剛的對決」、「研究題目:我覺得最帥氣的恐龍:暴龍與迅猛龍」等等,各式各樣的天馬行空題目,下方煞有其事的研究發表,不愧是屬於時任的自由研究。


 


 


  讀書心得──


  「《青鳥》為莫里斯˙梅德朗克所撰寫的一部歡快的哲學劇,一九一一年於法國巴黎上映後造成轟動,並且榮獲了諾貝爾文學獎,改寫後為青少年與孩子都可輕鬆閱讀的版本。」,第一頁根本完全照抄封底的簡介!


 


  第二頁,重複擦拭的鉛筆字跡,可清楚感受到下筆者的焦躁,時任似乎重寫多次後又塗去,最後僅僅留下簡單的一段話:「討厭無法大聲講話的圖書館,圖書館阿姨超恐怖,《青鳥》比想像中有趣,在原著故事的結尾,小兄妹的青鳥掙脫飛離,提醒世人對於幸福再再追尋,我終於想起翔太說過的話,他說我該煩惱的不是青鳥離去,而是該如何讓始終在我身邊的青鳥相信他不是帶來厄運的烏鴉,他就是我的青鳥。」


 


 


  暑假日記──


  色鉛筆、彩色蠟筆、水彩、素描鉛筆等,他買給時任許多日記用的繪圖工具,當時還被時任吐槽寫日記根本用不到這麼多筆。


 


  月光灑落的銀色湖泊、夏季廟會的絢爛煙火、淋著藍綠色糖漿的刨冰、藏於綠葉間的竹節蟲、香甜可口的紅色西瓜、圖書館矮牆上的紫色牽牛花──


 


  每頁繽紛多彩的塗鴉,簡略的線條生動描繪兩人暑假的點點滴滴。


  他在暗處生活太久,已經忘了四周竟圍繞如此鮮明溫暖的色彩。


 


 


  不知何時已醒來的時任,靠向他的肩膀,揉著惺忪的睡眼,輕輕一笑:


  「久保ちゃ,我的暑假作業寫得還不錯吧。」


  「嗯……真的寫得很不錯呢。」


  「嘿嘿,那當然。」


 


 


  即使對方嘴角淺淺微彎的弧度,仍揮之不去一個多月前那有些寂寞的側臉,久保田略微遲疑開口問:


 


  「喜歡暑假嗎?」


 


  時任原本發睏的雙眼頓時晶亮,燦爛一笑:「喜歡!雖然暑假作業麻煩得要命,但好期待下次的暑假,但說好下次絕對要去遊樂園!也想再去露營!好多想去的地方。」


 


  只要這個人一笑,他就沒轍了。


 


  「嗯,我答應你,不過一個暑假可能無法去所有地方,所以不管是明年、大後年、未來的每個暑假,絕對會帶你去。」


 


  久保田再次伸出小指,時任也笑伸出手,打勾勾立下約定。


 


 


 


  這僅僅只是安上「暑假」之名的日子。


  結束後並未有任何改變,他們仍要繼續追查WA的真相,過著刀頭舔血的生活,在刀槍彈雨中與死亡擦肩而過。


 


  這場如孩童般的扮家家酒活動,嬉鬧玩耍間,卻也確切留存下某些珍貴的事物,例如衣櫃那幾張會隨著時間泛黃的合照、從科博館買回一起組裝的恐龍模型,寫滿的暑假作業簿。


 


  ──以及未來無數的「暑假約定」。


 


 


 


 


20170804 AM0130


 


所拉不愧是萬年推坑友,回想久保時落坑的過程


當時所拉推薦後某天晚上就一口氣看完原著漫畫後,隔天就迫不及待買下全套


再聽完所拉丟來的廣播劇後.......我就回不去了。


 


發誓原先預計真的只是小短篇(艸,但最後從兩千變成七千字


不知道為什麼越寫越多,我、我對不起所拉(跟原本計畫的小短篇差太多了),深怕索取的大家覺得封面詐欺,也不斷被拿到無料的親友們吐槽XD這根本就是新刊的份量了吧。


 


討論合本主題為夏季相關,創作此篇過程當中非常糾結,


煩惱到最後仍選擇以私心妄想出發,


加了許多私心設定,衷心希望兩個人能夠有這麼一場暑假。


 


原著跟廣播劇真的萌到不行ww(拜託大家去聽廣播劇,老師是神!


最後希望(為所拉)募集更多久保時同好(笑,


如果有久保時同好歡迎浮水閒聊~

评论

热度(26)

  1. KUBOTOKI恆夏之年/ 貓印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