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BOTOKI

不到万不得已不更新×

///久保時ooc////吵架//原著延展/時任視角/

久保洗澡的時候,我在桌上看到了這樣一份文件。

『帶有「WA」中毒症狀還活著的人還沒有被發現過——』

看到這些血肉模糊的附圖,我竟然出奇的平靜。這幾張紙傳達的訊息讓我更加想了解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是這個樣子,以及我到底是什么。久保跟葛西叔經常接觸,交換的就是這類信息吧,我很想再多知道一點。

久保洗完澡出來,看見我拿著那份文件:“你——那個。”
“嗯,我看過了。”
“……全部嗎?”
“嗯——雖然有些難懂的地方沒有看懂。”我又翻動了那幾頁紙張。
“獸化的那些傢伙都死了吧?這個果然跟我的手有什麼關係吧?”
“和這個照片一模一樣。”

“這個,誰知道呢……”久保點上了一支煙。
“別隱瞞,說出來吧”我心裡有些急切。
“變成這樣卻一無所知的我,想知道一切。”看著這隻獸化了的右手,我堅定了自己的想法:“我不想再逃避自己的事情了,直到最後。”

“那……或許是種麻煩。”久保這樣說。
“唉?”
“不是還在照看著你嗎?”久保拿下嘴里的烟,莫名奇妙的笑了,神色帶著說不出來的奇怪。
“——說老實話,我對誰在哪裡變成了怎樣都沒有興趣。”
“也不想看到你的最後之類的。”
我覺得他在嫌我是個麻煩。

“切……那麼討厭我的話,為什麼還要收留我啊?”我嘟囔著撇過頭去。
“我說過討厭你的話嗎?”
“你剛才不是說了嗎,還在照顧你的話!!你這傢伙到底是想怎樣啊!?”一個個都莫名其妙的,真是搞不懂,讓人火大!

“——不對,和我在一起的話你肯定要完蛋。”“我觸碰到你的話你肯定會受傷,所以——”久保垂下頭,有點看不清表情。

真是,超讓人火大——!
“所以什麼啊!?都不知道你到底再說什麼——不要說的我像快要死了一樣!!”我揪起他的衣領,衝他發了火。
“你給我好好的看著,我還活著!!”我提高了音量。

久保一言不發,只是那樣看著我。“……切”跟這樣的人也吵不起來,我咂了聲嘴放開了他。說實話我有點沮喪,久保原來是這樣看我的。

“——我”
“一直認為和你相遇真好。”
現在,我第一次生出想要離開這個地方的想法。
提上鞋出了門。

出來了卻又迷茫了起來,我連要去哪都不知道,只得漫無目的的閒逛。
平常總是在家裡和久保商量好了去哪裡,一起出門,然後滿載而歸。

“那個傢伙,到底想怎樣嘛……”我嘟囔了一句,才發現晃悠到了公園,就找了個無人的長凳坐了下來。

我承認我是有點心急了,但是久保也不能說出那樣的話吧…想了解自己的身世又沒有什麼不對,為什麼一點都不肯跟我講。
“啊啊真是讓人搞不懂!”煩躁的揉亂了自己的頭髮。

不過衝他發火也有我的不對……
我抬頭望著遠處快要沉下去的夕陽,長歎了一口氣。
說到這裡,當時久保的表情很奇怪,給人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呢,當時因為生氣沒有仔細思考。

肚子的咕嚕聲打斷了我的思緒,還是先去一趟便利店吧。我撓了撓後腦勺,離開了那條長椅。

從便利店出來,手插在衣兜里,空氣稍微有點冷,路燈安安靜靜的的發著光,心想著找個地方安靜的吃掉晚飯,沒想到繞來繞去竟走到了自己昏倒的那個角落。

那裡有人在。
是久保。

“你在這種地方幹什麼?”我說。
“……”久保沒有說話,帶著驚訝的表情看著我。
不知道為什麼我被他看得有點窘迫:“……怎麼了啊?”
“嚇了一跳,”
“我只看得到你。”

“你在說什麼啊,肯定看得到啊,我就在這裡嘛。”
“嗯,對啊。”久保這麼回答。
“我不是在這裡嗎?”我朝他伸出手“……來,”
“說你需要啊。”在看到他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我們大概是彼此依赖的。
“說我需要你。”久保,我一直認為和你相遇真好。

堅定不移的眼神,你肯定會握住我的手,對吧。

“——嗯,似乎……”
“我是需要你。”

握住了,就不鬆開。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