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BOTOKI

不到万不得已不更新×

我才不管我就要深夜爽图

\日他!!!!!/

【Wild Adapter /久保時】Special day

^q^——!!

恆夏之年/ 貓印:


#Wild Adapter/疾暴執行部


#CP:久保田誠人 x時任稔


#TAG:四月一日賀文後續,建議先閱讀 /上班族AU





  結束今天的工作,他換下圍裙與制服,走向附近小公園的長椅,點起一根菸,仰頭注視著天邊染上橘紅的晚霞,直到公園裡的孩子們相互道再見,夜幕低垂,攜帶型煙灰缸已經積滿餘燼,他才會緩緩站起身,準備回到僅僅只是作為睡覺用途的住所。




   日復一日,在都市間移動,懷抱著無法填滿的空蕩內心。


  他曾想著這樣活著是否也是慢性自殺一種,會不會某天內心的空洞巨大到將他吞噬,待月台上即將進站的電車,平交道放下圍欄後的鐵道,交通號誌燈切換的那一刻,他會向前一步,向這世界揮別。




  --直到那一天前。




  下班後的久保田如往坐在小公園的長椅上,抽著菸望著螺旋狀的雲朵發呆,口袋裡的手機震動,當他看見來電顯示的名稱,揚起淺淺的微笑。




  「久保ちゃん ?」刻意壓低聲音的嗓音。




  「今天的晚餐,泡菜冷麵和中華涼麵,想要吃什麼?」明明沒有必要,他也不由地也跟著壓低嗓音,彷彿兩個人講秘密悄悄話。




  聽見晚餐關鍵字,電話那頭的人一時興奮忍不住揚起音量:「我想吃泡菜冷麵!啊還有我超喜歡你做的醃漬小黃瓜,夏天吃微辣的小菜超開胃......啊啊!課長!我在跟客戶講話!那個我待會就處理。」




  看來偷講私人電話被抓到,聆聽對方的興奮嗓音瞬間轉變為無奈:「好想吃泡菜冷麵喔,久保ちゃん,我今天還是會加班,看狀況可能會搭末班車,太晚的話不用等我。」




  久保田苦笑,適逢公司的旺季,對方已連續加班兩個星期,儘管每天都錯過晚餐時間,但仍嚷著可能今天就可以準時下班啊,鍥而不捨詢問晚餐菜單,因此兩人仍每天固定會打通電話或發訊息傳達今日晚餐的內容。




  「好的,會幫你留宵夜,工作加油喔。」




  不想害對方挨罵,他簡短回應後掛上電話。


  久保田站起身,捻熄了菸,伸伸懶腰,掰著手指細數到超市要採購的食材。




  冰箱裡的食材所剩不多,低脂牛奶也快見底,除了泡菜冷麵的食材之外還要買些其他物品。前些日子做的醃漬小黃瓜大受好評,沒想到那人居然當作下酒菜一次吃個精光,還記得他在滿頭大汗抵家時,嚷著想喝冰涼的綠豆湯。




  景物依舊,他仍在冷漠的都市裡來回移動,與匆忙的行人們錯身而過,


  日復一日的工作,生活沒有像樣的目標,活過一天又一天。




  久保田雙手提著超市的塑膠袋,站在月台上等待電車進站,跟隨著眾多下班族的腳步,走過換成綠燈的十字路口,共同等待平交道的警示音停止,望著黃色的柵欄緩緩拉起,緩步向前,一步又一步。






  電車進站的月台、拉下圍欄的平交道、亮起紅燈的交通號誌,


  一了百了的荒唐想法已如泡沫消散,


  那曾讓他駐足企圖結束無意義人生的每個轉角,都只是回家的路。




  回家,他只想要回到有那人在的家。








  久保田獨自吃完晚餐,結束例行性的家事,時針已指向九點鐘,他獨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放下翻閱多次的麻將博弈雜誌,關掉正在播放連環車禍的電視新聞,他皺起眉再次拿起手機查看,仍沒有任何新訊息。




  那人加班時總會利用空檔向他抱怨課長多煩人,報告寫不完或點名想吃的宵夜,但今日的手機卻安靜到異樣。


  平時盡量不擾對方工作為原則,但他終於忍不住發了訊息。






  21:30「課長應該一樣煩人吧,你們應該找天偷偷在他的咖啡加瀉藥。」




  沒有新訊息。




  22:00「我準備啤酒跟你喜歡的小菜喔。」




  沒有新訊息。




  22:20「工作進度還好嗎?該不會同事又推給你事情吧。」




  沒有新訊息。




  22:40「看到的話,回我一個訊息。」






  待久保田自己反應過來時,他已經拿著鑰匙衝出家門,邁開大步朝向車站奔去,氣喘吁吁站在月台前,即使被下車乘客投以異樣的眼光,他仍焦急張望尋找熟悉的臉龐,隨著一班班列車持續進站和離站,某種冰冷又刺痛的想法緊緊勒緊他的心。






  23:10「我正在車站,今天的醉漢有點多」




  沒有新訊息。




  23:20「你是搭末班車嗎? 」




  沒有新訊息。


  


  23:40「末班車剛過,你沒搭上嗎?你在哪裡?」




  沒有新訊息。








  當久保田午夜12點回到家,看見窗戶亮起的燈,正急忙要拿出鑰匙開門,屋內西裝畢挺的那人先衝出,正要匆匆出門找人的姿態。




  時任看見他出現,傻愣三秒後急問:「你去哪裡了?我回到家看見你不在,但時皮夾什麼都還留在家,只有鑰匙不在,你到底去哪了?」




  「哈、哈哈哈--」他忍不住彎身大笑,笑到流眼淚的程度。




  「喂,我超級擔心你耶,回到家看你不在,想說該不會你發生什麼事情了吧,結果你居然還笑。」時任似乎頗不爽,正想憤怒直斥,下一秒卻被拉進擁抱裡。




  「我第一次覺得這麼可怕。」久保田收緊了手,只有自己知道眼框微熱的理由。




  「怕什麼啊,久保ちゃん,我只是搭計程車回來,啊!我的手機該不會沒電了吧,糟糕晚上忘記充。」見他未放開手臂,時任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任由他繼續抱著。




  埋在對方的肩膀裡,因而悶悶的聲音:「......好怕這其實是一場夢,我根本不認識你,也從來沒有遇見過你。」




  僅僅只是兩個月,與他至今二十幾年的人生相比如此短暫。


  卻讓他再也想不起從前獨自一人時是如何生活,等待的時間從未如此漫長,也從未有過讓人心慌的焦躁感,因為一點小事而提心吊膽,甚至失去思考判斷。




  沉默許久,久保田感受到輕輕環抱上後背那笨拙又溫暖的手。




  「笨蛋久保ちゃん,我就好好在這裡,吶,閉起眼睛吧。」


  


  輕咳兩聲,傳來有些彆扭的生日快樂歌,他慢慢地張開眼睛,


  插著蠟燭的草莓鮮奶油蛋糕,巧克力片寫著「久保ちゃん生日快樂」




  燭光搖曳,捧著蛋糕的那人漾起笑:「抱歉吶,沒注意到手機沒電,我真的很害怕蛋糕店關門,下班就急著搭車去拿蛋糕,那個......雖然久保ちゃん似乎不太想提到過去,也已經過了12點了,但還是想好好慶祝,謝謝你平常的照顧,感謝久保ちゃん出生在這個世界,我才能夠遇見......晤!」




  趁著毫無防備的片刻,他突來伸手托住對方下巴,傾身覆下輕吻,強制打斷對話。


  否則那讓他炙熱不已的真摯言詞,將會讓他失去理智。






  「謝謝你的生日禮物。」久保田故意伸手輕抹過唇,燦爛一笑。




  「久保ちゃん !!」








  經過這般鬧騰過後,鬱悶的氛圍一掃而通,時任笑嘻嘻等他吹熄蠟燭,隨手將西裝外套隨手一扔,將冰箱裡的啤酒和下酒菜擺上桌。




  久保田伸手放在胸口的位置,那深黑不見底的空洞已消失無蹤,


  他望向邊說著今日公司發生的事情的時任,不時生氣又不時傻笑,像孩子般千變萬化的神情。


  --這個人,住進他的心底。


  於是空洞取而代之的是強而有力的鼓動,撲通撲通,隨著每次跳動,輸送溫熱屬於活著的實感。






  時任見他站在原地不動,笑招招手:「久保ちゃん,快點來吃蛋糕吧,這家蛋糕很好吃喔,剛剛差點忘記說,久保ちゃん 生日快樂。」




  說出口或許會被對方嘲笑,但他相信自己一定是與這人相遇後才出生。


  而對於他來這個世界後的第一個生日。




  久保田輕笑著重複:






  「生日快樂。」








20170824 AM0016




  久保田生日快樂!


  想想久保田的生日禮物,果然只有時任了吧(笑




  延續上一篇隨意的上班族AU設定。


  一個晚上腦熱寫完後各種不好意思,請原諒我XD


  總之祝久保田生日快樂啦。




  「和你相遇的時候才出生的」是來自官方廣播劇《七宗罪vol.5 懶惰》的台詞。大家趕快去聽WA廣播劇啊啊(煩,老師是神。

///久保时ooc////台风//原著延展/久保田视角/

# 值得深爱的七宗罪「色欲」dra cd延展
# OOC慎
虽然听说台风会过境,没想到这么快就改变路线吹了过来。强风吹断了一些树的细枝,击打窗户玻璃噼啪作响。
时任去帮忙拉下阳台的挡雨板,我装作聚精会神的样子去看电视上在室外实时播报的记者小哥快被吹跑的身影。

时任的头发被狂风吹乱,像炸毛的猫咪,有点可爱。
「风也太大了吧,站在阳台都睁不开眼睛。」
「听说静冈一带最高风速达到50米了呢。」
我眯起眼睛,看着时任用手梳顺头发。他凑过来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惊叹着「哇他身后的海翻涌得超厉害——! 浪好大~~! 」
「虽然是工作,也太辛苦了呢」我添了这么一句。
「不过,虽然这样说有点不慎重,但是不觉得刮台风很让人兴奋吗?」时任坐在我旁边,我顺手帮他捋顺了一撮翘起来的发梢: 「嗯……也不是不能理解你的心情」这应该是捡到他之后第一次刮台风吧,想起见到新鲜的事物猫咪总是会变得很兴奋。

「好想出去看看。」时任他盯着电视屏幕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真是想到是什么。「还是省省吧,出去会被淋湿的哦?」我可不想之后四处奔波去找我那被台风刮跑的猫咪。「——好吧。」时任有点沮丧,我笑了,猫咪还真是好懂……

「啊。」
视野突然一片漆黑,眨了眨眼睛,应该不是视力的问题。
「啊啦啦...」
「停电吗?」时任问道。
「好像是呢。」我这样回答他。
「好黑——!什么都看不见了!!久保酱,你在哪?」我听见时任这样喊。
「在这里。」刚才还在泡咖啡,就这么停电了。听见一阵子摸索的声音,不过好像摸到的——暂时还不是我。

「找不到啊,是这个吗? 」
「不是,虽然不知道你把我和什么弄混了,来这里。」记得停电前人站在哪,往前走上几步抓住了他的手腕。
「哦!摸到了」他握住了着我的手,安心的出了一口气。「话说,现在怎么办?」「嗯..没有办法...只能等着来电了。」

这种刮台风又下暴雨的晚上空气是有点冷,「你等一下…我记得在附近——」客厅会放着那么一条毯子,用来给玩游戏玩到打瞌睡又不肯上床去的时任盖的。
「有了」摸到了一个角,我把毯子拽过来围在两人的身上。「嗯...稍稍会暖和一点。」

黑暗的房间什么都看不见,只有钟的滴答声。
「久保酱」「嗯? 」
时任低低的声音传来。
「风雨声让我想起了在海上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好可怕.....」

「——时任,过来这边。」我侧过身子,伸手把他揽进怀里,身上的毯子又拉得紧了紧。
「久保酱你干什——」
「还觉得害怕吗?」
「……不怕了。」
「那就好。」
「...不过,还是稍微有点冷呢」时任小声嗫嚅着。
我把圈住他的胳膊收紧些,下巴搁在他肩膀。
「这样呢? 」
我能感觉到他又往我怀里靠了靠。
「...好多了」他说。
我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久保時ooc////吵架//原著延展/時任視角/

久保洗澡的時候,我在桌上看到了這樣一份文件。

『帶有「WA」中毒症狀還活著的人還沒有被發現過——』

看到這些血肉模糊的附圖,我竟然出奇的平靜。這幾張紙傳達的訊息讓我更加想了解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是這個樣子,以及我到底是什么。久保跟葛西叔經常接觸,交換的就是這類信息吧,我很想再多知道一點。

久保洗完澡出來,看見我拿著那份文件:“你——那個。”
“嗯,我看過了。”
“……全部嗎?”
“嗯——雖然有些難懂的地方沒有看懂。”我又翻動了那幾頁紙張。
“獸化的那些傢伙都死了吧?這個果然跟我的手有什麼關係吧?”
“和這個照片一模一樣。”

“這個,誰知道呢……”久保點上了一支煙。
“別隱瞞,說出來吧”我心裡有些急切。
“變成這樣卻一無所知的我,想知道一切。”看著這隻獸化了的右手,我堅定了自己的想法:“我不想再逃避自己的事情了,直到最後。”

“那……或許是種麻煩。”久保這樣說。
“唉?”
“不是還在照看著你嗎?”久保拿下嘴里的烟,莫名奇妙的笑了,神色帶著說不出來的奇怪。
“——說老實話,我對誰在哪裡變成了怎樣都沒有興趣。”
“也不想看到你的最後之類的。”
我覺得他在嫌我是個麻煩。

“切……那麼討厭我的話,為什麼還要收留我啊?”我嘟囔著撇過頭去。
“我說過討厭你的話嗎?”
“你剛才不是說了嗎,還在照顧你的話!!你這傢伙到底是想怎樣啊!?”一個個都莫名其妙的,真是搞不懂,讓人火大!

“——不對,和我在一起的話你肯定要完蛋。”“我觸碰到你的話你肯定會受傷,所以——”久保垂下頭,有點看不清表情。

真是,超讓人火大——!
“所以什麼啊!?都不知道你到底再說什麼——不要說的我像快要死了一樣!!”我揪起他的衣領,衝他發了火。
“你給我好好的看著,我還活著!!”我提高了音量。

久保一言不發,只是那樣看著我。“……切”跟這樣的人也吵不起來,我咂了聲嘴放開了他。說實話我有點沮喪,久保原來是這樣看我的。

“——我”
“一直認為和你相遇真好。”
現在,我第一次生出想要離開這個地方的想法。
提上鞋出了門。

出來了卻又迷茫了起來,我連要去哪都不知道,只得漫無目的的閒逛。
平常總是在家裡和久保商量好了去哪裡,一起出門,然後滿載而歸。

“那個傢伙,到底想怎樣嘛……”我嘟囔了一句,才發現晃悠到了公園,就找了個無人的長凳坐了下來。

我承認我是有點心急了,但是久保也不能說出那樣的話吧…想了解自己的身世又沒有什麼不對,為什麼一點都不肯跟我講。
“啊啊真是讓人搞不懂!”煩躁的揉亂了自己的頭髮。

不過衝他發火也有我的不對……
我抬頭望著遠處快要沉下去的夕陽,長歎了一口氣。
說到這裡,當時久保的表情很奇怪,給人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呢,當時因為生氣沒有仔細思考。

肚子的咕嚕聲打斷了我的思緒,還是先去一趟便利店吧。我撓了撓後腦勺,離開了那條長椅。

從便利店出來,手插在衣兜里,空氣稍微有點冷,路燈安安靜靜的的發著光,心想著找個地方安靜的吃掉晚飯,沒想到繞來繞去竟走到了自己昏倒的那個角落。

那裡有人在。
是久保。

“你在這種地方幹什麼?”我說。
“……”久保沒有說話,帶著驚訝的表情看著我。
不知道為什麼我被他看得有點窘迫:“……怎麼了啊?”
“嚇了一跳,”
“我只看得到你。”

“你在說什麼啊,肯定看得到啊,我就在這裡嘛。”
“嗯,對啊。”久保這麼回答。
“我不是在這裡嗎?”我朝他伸出手“……來,”
“說你需要啊。”在看到他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我們大概是彼此依赖的。
“說我需要你。”久保,我一直認為和你相遇真好。

堅定不移的眼神,你肯定會握住我的手,對吧。

“——嗯,似乎……”
“我是需要你。”

握住了,就不鬆開。

突然发现的机遇巧合。
设置qq背景的时候我都没想起网易云背景是这个。
大概,我也是被久保时眷顾的孩子吧▽

[深夜叨叨]關於WA二三事

久保田好帥啊……
不不不也不是說時任就不帥啦。
只是覺得他好像還蠻符合我的理想型,也是我想成為的那種人……
就是這個男人總是一臉置身事外,什麼都不關心的樣子,偏偏還各種技能樣樣精通,還蠻可惡的。但是喜歡嘗試新品的小愛好,對時任寵得過頭,(雖然性格扭曲)總的來說算個好男人。
不過現在的我蠻橫強硬又不懂事,比較像時任一點吧(笑)

久保田頭腦很好,冷靜理智,懶散卻不鬆懈的過著日子。自從時任出現在他的生活,他會因為這個人發怒,擔心,也會難過,深陷佔有慾中無法自拔。
大概,這就是活著的,生的感覺。
名為久保田誠人的男人就這樣飽滿了起來。

其實我有想過這個男人是不是魔鬼,即使中了槍,也只是瞇著眼繼續使用著手裡可以奪人性命的鐵塊。到鵠桑那裡治療,眉頭也不皺一下。
“也是會疼的吶……”雖然他這麼說。
只不過,比不上心裡的揪痛罷了。
貓不能比自己先死,絕對不能。

關於久保田對自己的不重視,有一段說法。
鵠桑對時任說過,“他最無法相信的,恐怕就是他自己吧。”“如果有什麼是真實的,時任,那就是你帶給他的啊。”
搞的那時正氣惱的時任一陣疑惑“……我有這麼偉大的嗎?”

因為我個人比較基腐,總是拿與眾不同的眼光去看待久保時。我淺顯而又輕易的將他們的關係歸為愛情,只為了自己的一點私心,覺得將自己心情藏起拼命忍耐的久保田很可憐,又氣時任小貓咪在這方面意外的遲鈍。有的時候忍不住為發糖欣喜,有時候又譴責自己用如此膚淺的眼光去看待這兩個人的感情。

“久保醬,我們的關係到底是什麼呢?”
“嗯……
是你和我。”

關於小宮這個人物,我起初看動畫的時候是不太喜歡他的。也可能是因為先看了私立荒磯,久保時cp先入為主的觀念讓我看他有些不太順眼(貌似現在也還保有一點點偏見),當時第一遍看動畫,雨水混著血水淌了一地,看到他渾身是血揪著久保田的袖子,用盡最後的力氣:“不能在這種地方像我一樣慘死街頭啊!”久保田蹲下握住他的手,一個音節的回答讓他露出令人有些心酸的笑容。那個笑既無奈又安心,看得我有些難過。
天上地下,死者為大。
一隻鐘錶牽出關於一個人的回憶,碎了就碎了吧,反正人已不在,只剩下記憶。久保田看著碎了的懷錶,又放下。
時任其實很敏感,但是大概只對久保田的事很敏感。連久保田都說“你比我更了解我”,就算久保田不說,他也能感受到這隻表或許對他很重要。
所以第二天拿去修繕,回答鵠桑說雖然我不太懂,但是(我覺得)是很寶貴的東西。

思路有些跑偏了。
在補漫畫的過程中,閱讀久保田還在年少組的篇章,我發現峰倉老師有在小的地方著重刻畫過小宮的表情,動作和語言。接下來的閱讀,給我一種感覺,我覺得小宮對久保田是有一點點情愫,這個看起來好像总是置身事外卻事事游刃有餘的男人讓小宮不自覺的想要追隨他的腳步。可能崇拜,也會生出那麼一丁點情愛來吧(簡直是胡言亂語)。所以在那個雨夜,在生命的盡頭,得到了回答,露出那種笑容……
後來第二三四五六刷動畫,發現這樣想的原來不止我一個,安心。

……明明是要寫久保田,卻用了大篇幅來寫小宮,搞不懂我在想什麼了:D

啊啊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邏輯混亂思維散亂,簡直就像保志一樣嘛(爆笑)
晚上不睡覺碼這種東西可能就會這個樣子吧,所以大家一定要早睡。
總之謝謝看到現在的你,能忍受我的胡言亂語,謝謝。
這篇就不要臉的打上tag了,為了發掘和募集wa同好xd

WildAdapter 久保时「夏不眠夜?」

/时任第一人称
/ooc肯定……有。

睡不着。
开着的空调吹出'飒飒'的声音,窗外有那么些许虫鸣,窗帘很厚,挡住了大概非常明亮的月光。

床头的闹钟暗自滴答转着指针,已经是深夜,提醒着还未睡着的我。
久保酱在睡,呼吸很平稳,表情也很放松。

啊啊,我才没有特意去观察他的睡颜呢!!没有!

稍微晃了晃脑袋,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摇走,轻手轻脚的翻身下床,不能吵醒久保酱。
他的睡眠很浅,有的时候我做了噩梦惊醒,他都会马上睁开眼睛,问我有没有事。
贴心倒是很贴心啦…但是总觉得久保酱睡得很没有安全感。睡觉明明是一件令人放松的事情,希望久保酱睡得沉一些。

不过说到我现在为什么还没有睡觉,其实我也不知道。就是睡不着,可能是因为睡前我终于通关了那盒游戏的第二阶段小Boss,兴奋的睡不着。也可能是今天下午吃了一口的久保酱买的味增拉面味的冰淇淋…

踮着脚尖溜出房门,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冰箱里找出一盒牛奶倒进去。虽然我也很喜欢冰的牛奶,但是说到助眠的话还是热牛奶好。热过的牛奶有很好闻的甜香味,而且冷气开的也很足,喝热的也不至于出很多汗。

我把杯子放进微波炉,摁了一分半钟的加热时长,就叉着腰站那儿等。
等的时候我的思想又跑远路,在想游戏第二阶段大Boss该怎么解决,果然还是要久保酱帮忙。

话说回来久保酱看起来那么懒散其实什么都精通呢。麻将、游戏,甚至还有武斗。简直就像是没干劲的天才。想到这里我不禁笑出声,这什么奇怪的比喻,竟然还挺适合久保酱的?

“好香的味道。”
身后传来的声音立马把我抛出去好远的思绪拽回来,顺带吓我一跳。

“哇久保酱你不要这么吓人好不好!”
定了定神,我拍了好几下胸脯。
“我在你身后站了很久了。”
久保酱耸起肩膀,看起来很无辜。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没注意到……”
我嗫嚅着,正好牛奶也热好了,我把微波炉打开,准备把牛奶拿出来。
“你想的太入神,就没打扰你。……小心烫。”
久保酱凑了过来,越过我的肩膀帮我把杯子拿了出来。

“笨蛋吗你?!你不嫌烫啊?”
我立马捉起他的手,开始数落他。
“……。作为交换”久保酱嘟囔了一句。

“啊?”我抬头看他。
“作为交换,我也要喝。”
久保酱看了一眼杯子里的牛奶,又看了看我。

“你不是不喜欢喝不加糖的牛奶吗?”
“……突然想喝。”他轻描淡写的说,眼睛里又好像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我没捉住。

“那就你一半,我一半!喝完就去睡觉!”我叹了口气,妥协了。
“是,是。”久保酱眯着眼睛弯起了嘴角。

/附加后续[短]
“头好痛……”结果晚睡的代价就是接近中午才醒,头还隐隐作痛。时任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欠,扯了扯睡皱了的工字背心。

床上就他一个,久保酱已经起了。好像记得,今天他要去蒙古大夫那里打工。
时任不太想起床,哈欠也一个接一个的打。外面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很暗,他想着那再睡一会,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做。

在时任蜷在床上准备睡一个回笼觉,思想也朦朦胧胧的时候,突然想起今天早晨久保酱叫醒他好像跟他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来着?

时任一个激灵翻身下床,跑到阳台,抬头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连忙把晒的被子和衣服收进屋里,丢在沙发上。
还好赶上了。
久保酱说:“时任,今天有雷雨,记得把被子和衣服收起来。”

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趴在晒过的被子上。
嗯,太阳的味道……。


//虽然写的超级ooc但是还是想发……。LOF粮太少啦wa关注数也超低,难过极了
//依旧是没有早睡的吸吸,大家晚安

【Wild Adapter /久保時】暑假作業

我爆掉[]

恆夏之年/ 貓印:


Wild Adapter/疾暴執行部


CP久保田誠人 x時任稔


TAG:CWT46 / Wild Adapter久保時無料推廣冊



 


 


 


01.暑假


 


  夏至無雲的藍天,如交響樂團盛大合奏的蟬鳴,若有似無的微風搖曳綠葉,讓炙熱的陽光輕撒下一地明亮色塊。


 


  他們與瀧澤約在咖啡廳見面,如今是自由記者的瀧澤偶爾會委託兩人任務,約定時間已到才收到瀧澤傳來告知遲到的簡訊,早已吃光巧克力聖代的時任百般無聊趴在玻璃窗上,望著快步通過熱燙柏油路的行人發呆,突然間疑惑發問:「奇怪,為什麼明明中午過後沒多久,就有這麼多學生在街道上。」


 


  「因為今天是暑假的第一天吶。」一個朗朗嗓音插話,滿頭大汗的瀧澤向兩人笑打招呼。


  「暑假?」時任納悶複誦。


  「時任應該每天都在過暑假吧,羨慕啊。」瀧澤輕笑,招手向服務生點了一杯冰拿鐵。


  「是羨慕時任,還是羨慕暑假?」久保田放下手中的雜誌笑問。


  「當然是兩個都羨慕啦。」


 


  聆聽瀧澤與久保田的對話,就感受到被排拒在外的氣氛,時任皺眉微怒說:「可惡,怎麼感覺在嘲笑我,反正我就是整天無所事事。」


  瀧澤微笑:「時任才沒有無所事事,我現在就要委託你們吶。」


  然而聽者毫不領情,時任伸手拿起菜單後,故意撇過頭說:「哼哼,加點抹茶紅豆聖代!就算在瀧先生的帳上。」


 


 


  瀧澤仔細說明完此次委託,任務內容並不困難,只需要謹慎執行,相約明日的碰面時間與地點後揮別,兩人踏上歸途,久保田想起冰箱裡所剩無幾的食材,剛好可順路去超市補貨,低頭詢問身側的室友。


 


  「時任,晚餐想要吃什麼?」


  「都可以。」


 


  得到明顯心不在焉的回答,久保田才注意到時任的視線方向,兩人剛與一群身穿黑色立領制服的學生們擦身而過,高中生應剛結束學校活動,正熱烈討論暑假的預定計畫。時任不自覺放慢腳步直至停下,凝視那群學生們的背影,佇足傾聽那青春喧鬧聲逐漸遠去。


 


  那是只能活在黑夜中的他們,永遠也無法觸及的明亮世界。


 


  「時任,晚上吃蛋包飯吧。」久保田故意湊到發愣的時任臉前。


  「嗚啊啊!!!久保ちゃん,你幹嘛突然靠這麼近啊。」


  「我在想如果親下去,時任搞不好不會發現呢。」久保田燦爛一笑,對方無法克制微紅的臉,更加深他的笑意。


  「笨蛋久保ちゃん,我快餓死了,快回家吧。」時任率先邁步,即使兩人沒有任何觸碰,發現他仍用力抹了抹嘴唇。


  「是是。」久保田以一步之差跟隨,恢復平常模樣的時任正開心細數想買的零食清單。


 


  「時任你想要、」不小心脫口的話。


  「想要?」時任不解回首,隨即揚起了然的笑:「我晚餐想要吃炸雞塊。」


  「那我們一起去買吧。」久保田微笑點頭,上前並肩而行。


 


 


  隔日兩人準時與瀧澤於某所高中前會合,瀧澤正調查學生會賄款醜聞,拜警衛鬆散與非法取得的鑰匙所賜,兩人順利佯裝成社團活動的學生潛入,輕鬆撬開指定的保險庫拿到決定性證據,按照計畫應迅速從學校後門離開,但久保田卻在最後的轉角處,拐進完全相反的路。


 


  「欸欸,久保ちゃん你要去哪?」時任眼見走上與計畫不同的路,忍不住出聲低喚,但久保田微笑未答,逕自向前走。


 


  高中二年級教室的長廊,久保田隨意選間教室就推門而入。


  寂靜無聲的教室內,排放整齊的課桌椅,不知哪位學生的所有物掉落椅子下,攤開的雜誌內頁裡清涼泳裝美女擺出迷人的挑逗姿勢,後方的佈告欄貼滿學生書法與圖畫作品,即使教室空蕩無人,仍滿溢青春的氣息。


 


  久保田回首笑問:「吶,時任,你想過暑假嗎?」


 


  「暑假?」時任花幾秒才意識正延續昨日的話題,他搔搔頭說道:「與其說有沒有想過,是我從未有暑假,所以也不知道暑假在做什麼。」


 


  「那我們來過暑假吧。」久保田微笑提議。


  「欸?過暑假是可以啦,不過要怎麼過暑假?」


 


  面對毫無頭緒的表情,久保田微微一笑,轉身面對黑板,拿起粉筆大大寫下:


 


  「暑假作業。」


  「啥?!」興奮閃亮的期望瞬間落空的哀號。


 


  久保田走上講台,咳兩聲後開始說明:「暑假作業是為了讓同學們過一個充足有意義的暑假而存在的喔。」


 


  「作業聽起來好麻煩啊。」時任不滿抱怨,繼而攤開手示意,揚起打著壞主意的笑容:「寫完暑假作業會有獎品嗎?我要遊戲片!五款!」


 


  久保田輕笑答應還沒有完成就開始討價還價的學生:「如果你有乖乖完成暑假作業,那沒有問題,不過沒交的話就要負責打掃廁所和煮飯一個月喔。」


 


  在黑板寫下日期與作業內容後,久保田伸出小指:


  「那今天就是暑假的第一天,約定暑假結束後要交暑假作業。」


  「一言為定!」時任毫不猶豫勾勾手約定。


 


  望著早已開始盤算要買什麼遊戲的時任,久保田彎起淺淺的笑容。


 


 


  ──時任,你想要什麼呢?


  多想將所有的事物都給予你,他當時未說完的話。


 


  興味盎然觀看電視購物台,即使不需要的跑步機也想買給你;看著櫥窗裡的甜點,任何一種都想要給你品嚐。即使身邊的人都說寵溺你過頭,但只有自己知道遠遠不夠。


 


  青春燦爛的學生時代,不需小心翼翼的外出自由,與他人相同的平凡身體,


  想要給予你所有,但卻有太多的事物無法給予。


 


  徒勞無功也好,自欺欺人也罷,


  即使是無法成真的願望,也想抓住一抹虛幻的夢影,


 


  無論如何都想要給予你。


 


 


02.自由研究


 


  「自─由─研─究──什麼是自由研究?」


 


  「就是選一個有興趣的主題做研究。」


 


  「欸?任何主題都可以嗎?」時任似乎仍一知半解,抬起頭問。


 


  宛如欣慰學生努力發問的老師,久保田親切解說:「有興趣的主題都可以喔,假設我最有興趣的就是時任了,我的研究主題就是時任的日常生活,透過每天觀察紀錄,發現時任一星期內有四天會睡到快要中午時才起來,如果當月有新遊戲發售,那幾乎一整個禮拜都會熬夜,顧著玩著遊戲不吃正餐,直到肚子餓到受不了,甚至半夜偷偷去翻冰箱找東西吃。」


 


  「那、那只有一兩次!」時任心虛的反駁。


 


  繼續逗弄下去就過頭了,久保田回到主題:「總之什麼樣的研究主題都可以喔,有什麼問題,可以跟我討論喔,時任~同學。」最後故意拉長語尾強調。


  「吵死了!」引發時任微怒的瞪視。


 


  久保原本以為時任需要好幾天思考,才會告訴他答案,沒想到隔天兩人打哈欠邊吃早餐時,時任遞出一張紙後,就說出他的決定。


 


  「這個可以嗎?會不太適合啊?」時任忐忑不安地問。


  「非常好喔,剛好我明天沒有打工,我們明天一起去吧。」久保田微微一笑。


  


  隔日,時任難得沒有賴床,匆匆盥洗與吃完早餐後,背起外出的後背包,在門口掩不住興奮地等待。


 


  「時任同學,我們是要去做自由研究,不是去玩唷,別忘了你的暑假作業簿跟鉛筆。」


  「好啦好啦,久保ちゃん我們快走吧。」時任急忙將新買的鉛筆與作業簿塞入背包,連聲催促之下,最後乾脆直接推著久保田走出門。


 


  兩人避開晨間通勤的洶湧人潮搭上電車,抵達科學博物館,遠遠就看見一隻高大的暴龍迎接,猛獸張開滿是利齒的嘴,欲攻擊的兇猛姿態。


 


  史前巨獸與恐龍大展。


 


  時任呆愣注視好一會後爆出驚嘆,興奮向前邁開腳步,不忘回頭向還站在原地的久保田大喊:「久保ちゃん快點啦!哇哇太帥了吧!之前我看到車站附近的海報和傳單,就特別想要來看看。」


 


  「是是,我先去買票喔,不要亂跑喔。」久保田再次叮嚀,不禁想著周遭的父母們究竟如何應付興奮過頭的小鬼。


 


  一踏入視線昏暗的展區場域,久保田感覺到時任微微靠向自己。


 


  彷彿走入時光隧道,兩旁灰色岩壁上鑲嵌著不明生物的骨骸形狀,一路穿過幽暗的洞穴長廊,聆聽不明的響音迴盪,夾雜遠方野獸的陣陣低吼,即使知道那是特別營造的展覽效果,但仍讓人有些緊張。


 


  時任嫌久保田的腳步過慢,主動拉起他的手,穿梭在不同時空的展區間,不時停下研究神秘爬蟲類的腳印,仰頭注視冰原上猛瑪象的巨大身影,試著比劃自己的腳印與穴熊的差距。


 


  參觀完大部分所有的展區,一路興奮的那人卻在最後的化石展區陷入靜默,時任低頭注視玻璃櫥窗內的殘骸,巨大的猛瑪象只剩下半根長牙、稱霸世界的恐龍也僅剩下幾塊灰色骨頭。


 


  「久保ちゃん,這些動物以前真的都存在嗎?」


  「存在唷。」


  「為什麼一夕之間,牠們全部都消失了?」


  「科學家目前還沒有決定性的證據,猛烈的氣候變遷、隕石撞擊、海平面驟變等等都可能是滅亡的原因。」


  「我們也會這樣嗎?一夕之間死去。」


 


  剎那間,成為那些殘破骨骸。


 


  久保田沒有回答問題,僅輕輕笑答:「到時候,我會在你身邊。」


  時任低頭思考一會,抬起明亮的笑顏:「跟久保ちゃん一起變成化石啊,好像沒什麼好怕。」


 


  就算化成灰或零散的石塊,世界終結的那刻,如果身旁有這個人,他也會露出微笑。


 


 


03.讀書心得


 


  對比前去展覽的興致高昂,時任今日的動作則能夠有多慢就多慢,細嚼慢嚥每口早餐,甚至不忘洗完堆積在水槽的鍋碗瓢盆,盡量拖到最後一秒才肯踏出家門。連出門綁鞋帶的空檔還忍不住碎碎念:「好不想出門。」


 


  「怎麼說?你不是沒有去過嗎?」久保田噗哧一笑。


  「我想,我應該患有某種無法看太多字的病,看太多字就會眼睛痛。」


  「那為什麼遊戲攻略密密麻麻,時任同學還是可以讀得樂此不疲呢?」


  「那是不一樣的東西!」


 


  電車兩站就抵達最近的圖書館,時任似乎不太習慣這安靜又壓抑的氣氛,難得畏畏畏縮縮的模樣。暑假期間的圖書館,聚集著平日閱讀報章雜誌的爺爺奶奶,坐在靠近窗台的學生們,似乎都在準備考試,即使窗外晴空萬里,仍毫不動念專注於手中的參考書。


 


  「久保田老師,你要指定什麼書?」時任規規矩矩喊著老師,揚起一絲討好的笑容。


 


  久保田裝作認真考慮的模樣,來回瀏覽書架,最後故意伸手指向某本厚重如磚頭的書,時任立即哀嚎:「選比較薄的那本吧!不然指定漫畫書也可以!」


  「不行,讀書心得報告就為了讓你讀平常不會讀的書喔,不然這樣就太輕鬆了。」久保微笑駁回請求。


 


  正當兩位爭執不休,圖書館管理員阿姨不知何時站在兩人後方,迅雷不及掩耳地用力扯著兩人的耳朵,在他們耳邊低聲怒吼:「你們!圖書館請保持安靜!」才終止兩個人幼稚的吵鬧。


 


  久保決定換個方式,開口提議:「我們約兩點在這裡集合,你選一本書,我也挑一本,這樣比較公平了吧。」


  兩個人各自展開尋寶,於書架間遊走,直到約定的時間碰面。


  時任嘆氣遞出手中的書,書的封面由不同色調的藍交錯而成一隻鳥的剪影,優美的燙金字寫著《青鳥》。


 


  久保田頗意外地說:「沒想到你居然挑這本啊。」


  「欸,這是什麼樣的故事?」時任歪頭詢問。


  「你不知道內容,就挑這本書?」他無奈反問,雖然有預感對方不會有正規理由,但也沒想到居然完全不清楚就選擇。


 


  時任拿回久保田手中的書,隨意翻了翻說道:「某天翔太說你就是我的青鳥,雖然我完全無法理解你跟鳥哪裡像,翔太說了很多但我不記得了,吶,久保ちゃん,青鳥到底是什麼?為什麼你是我的青鳥?」


 


  接連的問題倏忽拉離思緒,見他突然沉默不語的模樣,時任慌張抽回書:「該不會這本書很難吧?!,我其實是看字不多就選了,但如果讀起來很難的話就不要了。」


 


  久保田急忙笑安撫:「沒有沒有,這個故事非常有趣,是一對兄妹穿越不同的國度冒險,像是夜之宮殿、未來之國等等,青少年版本不會很難讀,況且我挑的書是……」


 


  久保笑咪咪亮出自己所挑的書──『國小國語辭典』。


 


  「時任同學,不用擔心看不懂,老師會好好教你查字典喔。」


 


  時任低聲嘟噥:「我果然很討厭圖書館。」


 


  他不忘燦笑補充:「看完後記得寫閱讀心得喔。」


 


  時任終於忍不住大爆發怒吼:「圖書館什麼的,最最討厭了啦!!」


 


  這次圖書館管理員阿姨不只是捏耳朵攻擊,讓人懷疑她是否受過忍者專業訓練,站在稍遠處的櫃台內,居然能夠以舊報紙揉起的紙團,精準無誤痛擊時任的頭。


 


  久保田苦笑,慶幸時任正忙著閃躲圖書館阿姨的攻擊,否則他實在無法回答如此問題。


 


 


04.暑假日記


 


  「出去玩!」


 


  「啊?」


 


  對上久保田茫然不解的眼神,時任竊笑解釋:「為了要寫日記啊,如果沒有豐富的暑假生活,就沒有好題材可寫,這是翔太告訴我的,他就是這樣讓爸媽帶他去迪士尼。」


 


  「原來你是打這個主意,難怪這麼輕易答應寫暑假作業。」他此刻才恍然大悟,教室內時任一閃而過笑容的真正意涵。


 


  但唯獨被眼前這人算計也無所謂,久保田起身伸伸懶腰:「好啊,沒有出去玩的暑假的確不算暑假,這幾天我有打工,加上需要稍稍準備,我們下週出發吧。」


 


  「耶!迪士尼!!遊樂園!!!」時任舉高雙手歡呼。


 


  敲定在兩天一夜的旅行,時任開始在月曆上畫叉叉記號,倒數出發的日子。


  終於盼到出發的那天,天濛濛亮時分,久保田俯身在時任的耳邊低語:「賴床沒關係,但我們就不去囉。」就輕易讓總賴床到中午的人掙扎爬出被窩,迷迷糊糊坐上車後再度墜入夢鄉。


 


  「不是說好要去迪士尼嗎?」時任震驚望向久保田。


  「從頭到尾,我都沒有要說去迪士尼喔。」久保田微笑替對方戴上草帽。


  「這裡是哪裡!!!」


 


  『哪裡~~~哪裡~~~哪裡~~~』怒吼迴盪在山谷之間。


 


  「這是瀧先生推薦的私房景點喔,我準備很久的露營用品,以及開了將近三個多小時的車,好不容易才抵達,這是比迪士尼更有趣的地方喔,時任同學。」而至於偽造的駕照與經過特殊管道借來的休旅車就先略為不提。


 


  醒來以為會看見遊樂園高聳的雲霄飛車,結果只看見連綿不絕的翠綠山巒,時任深受打擊而緊抿的雙唇,四處張望似乎不敢相信來到沒有冷氣的荒郊野外。


 


  「別生氣了,先幫我把東西拿下來吧。」久保田打開後車廂,將箱子遞給時任。


 


  氣呼呼的那人不到十分鐘就拿著帳篷的支架,興奮地詢問他該如何組裝。


 


  久保田指導時任小心翼翼將支架組裝起,確定四角皆已固定後再綁上外帳,今晚的落腳處大功告成。久保則在旁整理從後車廂搬下的物品,躺椅、LED燈、瓦斯爐等等,足夠讓他們度過一個舒服的夜晚。


 


  露營區剛開幕而遊客不多,放眼望去只有零星幾頂營帳,兩人將營地布置妥當後,久保田拉起躺在帳篷內喊好無聊的人,沿著園區的木頭棧道走去,欣賞粉黃色的貓耳菊隨風搖曳,遠方靜謐無波的湖泊映照藍色晴空。


 


  「久保ちゃ!那是什麼!!」


  「我眼花了嗎?那個樹枝怎麼會動?!」


  「太厲害了吧,第一次看見這種顏色,啊啊居然變色了。」


 


  久保田坐在樹蔭下乘涼,望著某人彷彿是初次探索世界的小貓,被眼前新奇的事物深深吸引,不顧一切伸出爪子捕捉,盡情奔跑追逐,在自己的世界中玩得不亦樂乎。


  先是緊盯未見過的鮮豔蝴蝶翩然飛舞;被偽裝成樹枝的竹節蟲嚇了一跳;忍不住脫下鞋,赤腳踢起冰涼湖水;最後在大草地打滾好幾圈。


 


  天邊染上橘紅色的雲彩,夜幕悄悄降臨,久保田才拉起依依不捨的時任走回營地。


 


  太陽沒入山頭,入夜後微冷的空氣環繞。兩人分工合作,使用微辣的咖哩塊、肉醬與蒜片小火燉煮,再加入香腸與義大利麵快炒,特製野炊咖哩義大利麵完成。


 


  吃飽喝足後的兩人坐在椅子上,夜風吹動篝火,斜長的影子隨之舞動,時任安靜仰望鑲滿閃亮星子的天穹,久保田則凝視時任專注的側臉。


 


  星星與觀星者,在幾億光年外的距離,那短暫劃過天際的星光,悄悄落在地上人們的眼中,成為記憶中另種永恆。


 


 


  夜深回到帳篷就寢,時任猛打哈欠,可能因睡不習慣帳篷,翻來覆去卻無法順利入眠,最後乾脆蹭到他的肩膀處,伸手環抱他單支手臂,才發出滿意的長嘆。


 


  久保輕笑問:「吶,今天這樣足夠寫日記了嗎?」


 


  闔眼似乎想睡的時任,迷迷糊糊思考許久才彎起笑回答:「當然還不夠囉,暑假這麼長,我們當然要去更多好玩的地方,才夠寫滿日記。」


 


 


05.暑假作業


 


  「是誰說很簡單的?」


 


  「囉嗦。」


 


  「時任同學,今天就是暑假的最後一天囉。」


 


  「我正在趕啦。」


 


  萬般新鮮的場景,總是沒日沒夜打電動的人,正坐在桌前握筆苦思,對著空白的圖紙塗塗寫寫,想必今夜這座城市裡有許多與他一樣的學生,也正振筆疾書努力趕暑假作業吧。


 


  「可惡,你先去睡啦,你在這裡,我什麼都寫不出來。」時任說完便強制將久保田推入房間,直接將門關起。久保田苦笑,決定遵從對方的要求先行就寢。


 


 


  隔天清早,久保田輕輕推開房門,就發現躺在客廳地板上睡得香甜的時任,鉛筆與彩色蠟筆撒落一地,他彎腰拾起一個個物件後,最後才撿起暑假作業的記事本,閱讀起歪七扭八的字。


 


 


 


  自由研究──


  第一頁剪貼博物館蒐集來的簡章,潦草備註每個展區的內容,做得還不錯嘛。


 


  但翻到第二頁就讓久保田爆笑出,「研究題目:長毛象與電影大金剛的對決」、「研究題目:我覺得最帥氣的恐龍:暴龍與迅猛龍」等等,各式各樣的天馬行空題目,下方煞有其事的研究發表,不愧是屬於時任的自由研究。


 


 


  讀書心得──


  「《青鳥》為莫里斯˙梅德朗克所撰寫的一部歡快的哲學劇,一九一一年於法國巴黎上映後造成轟動,並且榮獲了諾貝爾文學獎,改寫後為青少年與孩子都可輕鬆閱讀的版本。」,第一頁根本完全照抄封底的簡介!


 


  第二頁,重複擦拭的鉛筆字跡,可清楚感受到下筆者的焦躁,時任似乎重寫多次後又塗去,最後僅僅留下簡單的一段話:「討厭無法大聲講話的圖書館,圖書館阿姨超恐怖,《青鳥》比想像中有趣,在原著故事的結尾,小兄妹的青鳥掙脫飛離,提醒世人對於幸福再再追尋,我終於想起翔太說過的話,他說我該煩惱的不是青鳥離去,而是該如何讓始終在我身邊的青鳥相信他不是帶來厄運的烏鴉,他就是我的青鳥。」


 


 


  暑假日記──


  色鉛筆、彩色蠟筆、水彩、素描鉛筆等,他買給時任許多日記用的繪圖工具,當時還被時任吐槽寫日記根本用不到這麼多筆。


 


  月光灑落的銀色湖泊、夏季廟會的絢爛煙火、淋著藍綠色糖漿的刨冰、藏於綠葉間的竹節蟲、香甜可口的紅色西瓜、圖書館矮牆上的紫色牽牛花──


 


  每頁繽紛多彩的塗鴉,簡略的線條生動描繪兩人暑假的點點滴滴。


  他在暗處生活太久,已經忘了四周竟圍繞如此鮮明溫暖的色彩。


 


 


  不知何時已醒來的時任,靠向他的肩膀,揉著惺忪的睡眼,輕輕一笑:


  「久保ちゃ,我的暑假作業寫得還不錯吧。」


  「嗯……真的寫得很不錯呢。」


  「嘿嘿,那當然。」


 


 


  即使對方嘴角淺淺微彎的弧度,仍揮之不去一個多月前那有些寂寞的側臉,久保田略微遲疑開口問:


 


  「喜歡暑假嗎?」


 


  時任原本發睏的雙眼頓時晶亮,燦爛一笑:「喜歡!雖然暑假作業麻煩得要命,但好期待下次的暑假,但說好下次絕對要去遊樂園!也想再去露營!好多想去的地方。」


 


  只要這個人一笑,他就沒轍了。


 


  「嗯,我答應你,不過一個暑假可能無法去所有地方,所以不管是明年、大後年、未來的每個暑假,絕對會帶你去。」


 


  久保田再次伸出小指,時任也笑伸出手,打勾勾立下約定。


 


 


 


  這僅僅只是安上「暑假」之名的日子。


  結束後並未有任何改變,他們仍要繼續追查WA的真相,過著刀頭舔血的生活,在刀槍彈雨中與死亡擦肩而過。


 


  這場如孩童般的扮家家酒活動,嬉鬧玩耍間,卻也確切留存下某些珍貴的事物,例如衣櫃那幾張會隨著時間泛黃的合照、從科博館買回一起組裝的恐龍模型,寫滿的暑假作業簿。


 


  ──以及未來無數的「暑假約定」。


 


 


 


 


20170804 AM0130


 


所拉不愧是萬年推坑友,回想久保時落坑的過程


當時所拉推薦後某天晚上就一口氣看完原著漫畫後,隔天就迫不及待買下全套


再聽完所拉丟來的廣播劇後.......我就回不去了。


 


發誓原先預計真的只是小短篇(艸,但最後從兩千變成七千字


不知道為什麼越寫越多,我、我對不起所拉(跟原本計畫的小短篇差太多了),深怕索取的大家覺得封面詐欺,也不斷被拿到無料的親友們吐槽XD這根本就是新刊的份量了吧。


 


討論合本主題為夏季相關,創作此篇過程當中非常糾結,


煩惱到最後仍選擇以私心妄想出發,


加了許多私心設定,衷心希望兩個人能夠有這麼一場暑假。


 


原著跟廣播劇真的萌到不行ww(拜託大家去聽廣播劇,老師是神!


最後希望(為所拉)募集更多久保時同好(笑,


如果有久保時同好歡迎浮水閒聊~

所拉太太真是爆炸可爱了,她好软好可爱

一个小时的时差也好萌啊^q^昨天十一点半催她这个十二点半的去睡觉233

可惜她在日本,买不到她画的贴纸摆件啊啊啊【爆哭】

说了这么多废话抱歉(。・_・。)ノ


总之昨晚这些图竟然画了三个小时,我好慢哦><

总之是出门前的小插曲

而且——wa真的好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