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BOTOKI

不到万不得已不更新×

昨天一直坐着的后遗症——左边肩胛骨超痛,不能久坐了

带病肝完每天的一张,休息去了TT

WildAdapter 久保时「夏不眠夜?」

/时任第一人称
/ooc肯定……有。

睡不着。
开着的空调吹出'飒飒'的声音,窗外有那么些许虫鸣,窗帘很厚,挡住了大概非常明亮的月光。

床头的闹钟暗自滴答转着指针,已经是深夜,提醒着还未睡着的我。
久保酱在睡,呼吸很平稳,表情也很放松。

啊啊,我才没有特意去观察他的睡颜呢!!没有!

稍微晃了晃脑袋,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摇走,轻手轻脚的翻身下床,不能吵醒久保酱。
他的睡眠很浅,有的时候我做了噩梦惊醒,他都会马上睁开眼睛,问我有没有事。
贴心倒是很贴心啦…但是总觉得久保酱睡得很没有安全感。睡觉明明是一件令人放松的事情,希望久保酱睡得沉一些。

不过说到我现在为什么还没有睡觉,其实我也不知道。就是睡不着,可能是因为睡前我终于通关了那盒游戏的第二阶段小Boss,兴奋的睡不着。也可能是今天下午吃了一口的久保酱买的味增拉面味的冰淇淋…

踮着脚尖溜出房门,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冰箱里找出一盒牛奶倒进去。虽然我也很喜欢冰的牛奶,但是说到助眠的话还是热牛奶好。热过的牛奶有很好闻的甜香味,而且冷气开的也很足,喝热的也不至于出很多汗。

我把杯子放进微波炉,摁了一分半钟的加热时长,就叉着腰站那儿等。
等的时候我的思想又跑远路,在想游戏第二阶段大Boss该怎么解决,果然还是要久保酱帮忙。

话说回来久保酱看起来那么懒散其实什么都精通呢。麻将、游戏,甚至还有武斗。简直就像是没干劲的天才。想到这里我不禁笑出声,这什么奇怪的比喻,竟然还挺适合久保酱的?

“好香的味道。”
身后传来的声音立马把我抛出去好远的思绪拽回来,顺带吓我一跳。

“哇久保酱你不要这么吓人好不好!”
定了定神,我拍了好几下胸脯。
“我在你身后站了很久了。”
久保酱耸起肩膀,看起来很无辜。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没注意到……”
我嗫嚅着,正好牛奶也热好了,我把微波炉打开,准备把牛奶拿出来。
“你想的太入神,就没打扰你。……小心烫。”
久保酱凑了过来,越过我的肩膀帮我把杯子拿了出来。

“笨蛋吗你?!你不嫌烫啊?”
我立马捉起他的手,开始数落他。
“……。作为交换”久保酱嘟囔了一句。

“啊?”我抬头看他。
“作为交换,我也要喝。”
久保酱看了一眼杯子里的牛奶,又看了看我。

“你不是不喜欢喝不加糖的牛奶吗?”
“……突然想喝。”他轻描淡写的说,眼睛里又好像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我没捉住。

“那就你一半,我一半!喝完就去睡觉!”我叹了口气,妥协了。
“是,是。”久保酱眯着眼睛弯起了嘴角。

/附加后续[短]
“头好痛……”结果晚睡的代价就是接近中午才醒,头还隐隐作痛。时任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欠,扯了扯睡皱了的工字背心。

床上就他一个,久保酱已经起了。好像记得,今天他要去蒙古大夫那里打工。
时任不太想起床,哈欠也一个接一个的打。外面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很暗,他想着那再睡一会,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做。

在时任蜷在床上准备睡一个回笼觉,思想也朦朦胧胧的时候,突然想起今天早晨久保酱叫醒他好像跟他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来着?

时任一个激灵翻身下床,跑到阳台,抬头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连忙把晒的被子和衣服收进屋里,丢在沙发上。
还好赶上了。
久保酱说:“时任,今天有雷雨,记得把被子和衣服收起来。”

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趴在晒过的被子上。
嗯,太阳的味道……。


//虽然写的超级ooc但是还是想发……。LOF粮太少啦wa关注数也超低,难过极了
//依旧是没有早睡的吸吸,大家晚安

本来是画着玩的,然后跟莲子爸爸社保社保社保之后
变成了这样

[我TM的射爆]

“便利店的小姐姐教我玩了一个超有趣的相机软件  我试了试 还不错吧?”

黑死病医生paro……
图力好低没有久保时粮吃要死惹qwq